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第一狂妃: 第2791章斩断她的剑

第2791章斩断她的剑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第一狂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这数日里,共有三封信送往李元侯,皆是夜歌提笔所写,那字迹李元侯绝对不会认错。(w?)第

    一封信,说夜轻歌早已离开了四海城,以姬美丽为名出现在青莲的武道修炼场,设下连环计,害她被废。

    “夜狗实在畜生,夺我之夫,抢我所爱,害我失子,要我冰冻无骨!”字

    字凄然,声声悲愤,李元侯看到信时就已落了泪。

    他的姐姐在青莲究竟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第二封信,夜歌提及长生界一事,说夜轻歌乃青帝之妻,儿子姬晔是魔族魔君,亦是青帝之子。

    至于第三封信,今日才送到,便在李元侯的手中。信

    上提到了夜轻歌离开神月都。

    方狱问道“夜轻歌为何会出现在神月都?”之前两封信并未提到神月都,故而不解。

    李元侯垂下双眸,继而往下看去,一面看一面道“姐姐说了,夜轻歌是神月都赤炎灵女阎碧瞳之女。”

    阎碧瞳三个字,叫方狱灵魂一颤,四肢发软,瞳眸紧缩,不由自主往后退了数步。而

    后,方狱激动万分欲伸出手把信从李元侯手中夺来,李元侯猛地站起,朝旁侧移开。“

    方大人,你这是做什么?”李元侯不悦地皱眉。“

    元侯,给我看看信,快……给我看看……”方狱的声线都是颤抖着的,紧张而激动,伸出去的手宛如筛糠般抖动。听

    到阎碧瞳,站在后侧动也不动的李青莲眯起双眸,抿起了唇。

    是巧合吗?

    那也太巧合了!

    同为阎碧瞳,同是夜轻歌之母,世间绝不会有如此巧合的事!

    只是——跳

    下烈火窟灰飞烟灭的人,真有可能新生吗?

    再者,精灵一族可不是凤凰族,有着浴火涅槃的本事。

    李青莲的眼角余光望向了方狱,即便方狱在克制自己激烈的情绪,李青莲依旧能够感受到方狱的激动。

    李元侯稍稍犹豫后才小心翼翼把第三封信递给了方狱“姐姐的信,方大人莫要损坏了。”方

    狱接过了信,一字一字看过去,看见‘阎碧瞳’时,泪流不止,源源不断。

    拿着信的手小幅度颤抖,方狱发出夸张的笑声。李

    元侯急忙把信拿了回来,疑惑地问“方大人,你这是作甚?”砰

    地一声,方狱摔倒在地,掩面抽泣,双肩一抖一抖。

    李元侯怔住了“想不到方大人这般关心姐姐,真是让元侯感动。”李

    青莲看白痴似得看了眼李元侯,难以想象这货有个足智多谋能够立足于青莲的姐姐。

    方狱躺在地上,泪水涌流而出,似决堤的海。哭

    着哭着,方狱便笑了。

    知道她还活着,想着可以失而复得,阴郁一年之久的心情,终于见了晴。

    碧瞳,你逃不掉的……

    方狱满面泪水,脸上绽入一抹阴绝幽森的笑。

    李元侯低头望着信,轻声喃喃说“姐姐还被关押在青莲冰牢,这信又是如何写出来的呢?姐姐在青莲受之危难,我却无法援助姐姐,只能看着姐姐遭奸人所害,我那未出世的小外甥,就这么没了,他还没喊我一声舅舅……”

    说至此,李元侯悲从中来,情绪激烈,两行泪水淌落而下。李

    元侯如待珍宝般谨慎地叠起信,藏在身上,再捻着衣袖擦拭脸颊的泪。“

    只是我万般的想不通,与那长生青后相比,一个青莲王后算不得什么,夜轻歌何须大费周章去青莲抢男人呢……”李元侯一头的雾水。李

    青莲看了看李元侯,不可置否。倒

    是方狱,还处于崩溃激动当中。

    他始终躺在地上,双手掩面,情不自禁,泪水源源不断。空

    洞的双眼望着天顶,时而撕心裂肺的哭,时而无声温柔的笑。李

    元侯从未见过这样的方狱,在他心目中,方狱是个极顶聪明的人,鲜少有人和事能波动方狱的情绪。

    “方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李元侯问。“

    元侯,你若爱上一个人,那人心中无你,该当如何?”方狱问道。

    “那便祝福她觅得良人。”李元侯回答道“天下美人千千万,何必执着于一人,一厢情愿的感情,不能称之为爱。”“

    若非她不可呢?”方狱又问。

    李元侯蹙着眉,认真思索了一番,才道“那便默默守护,陪伴她一生,看她相夫教子,与丈夫举案齐眉,也是不错。”“

    不!”

    方狱声嘶力竭,尖锐的嗓音宛如利刃,彻底划破了这片天地的寂静!

    李元侯被吓得一愣一愣,往后退了数步,警惕地望着方狱,实在不知方狱为何突然疯癫。方

    狱走至李元侯面前,双手狠狠攥着李元侯的肩,将李元侯逼至墙角,一双猩红如血的眼逼视着得李元侯,一字一字嘶哑道“元侯,你记住了,你若爱上一个人,若她不识好歹与他人喜结良缘,你就把她抢回来,把她关在笼子里,斩断她手里的剑,敲断她的骨头,给她戴上锁链,让她成为匍匐于你脚边的一条狗,只能对着你摇尾巴。”

    此刻,李元侯感到毛骨悚然,方狱平日里的威严尽失,像是一条恶犬,在耳边狂吠。李

    元侯猛地吞咽口水,惊恐地望着方狱,弱弱地说“爱一个人,不是给给予她温暖吗?你若爱她,又怎舍得让她成为一头畜生?又怎舍得敲断她的骨头,斩去她的宝剑?若我爱上一个女子,我会把她身上的锁链斩断,把那些欺负她的人的骨头敲断,把囚禁她的笼子拆开,把她交到她爱的男人怀里。我会警告那个男人,那是我心爱的女子,若他不好,我会不顾一切抢回来,若他敢欺负她,我会杀了他的。”

    李元侯没有遇见心上人,但他实在不认同方狱的观点。

    他不知爱一个人的正确方式是什么样子的,却知道绝对不会是方狱这样。

    “你爱她,怎舍得她笑枕在他人床畔?”方狱歇斯底里喝问。“

    若她在我床畔不快乐,为何非要留住她呢?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若是无情,便是不快乐。”李元侯言语间,眼神里,略带天真烂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