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国粹奇缘: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名画消失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名画消失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国粹奇缘最新章节        下一章

    梅兰芳出狱的那天,门外停着好几辆小车。冯耿山、冯翎岩、徐如海都是自己开车过来的,福芝芳是冯耿山带过来的,因为住得近,比较方便。

    冯翎岩在监狱外,与大家见面行礼后,描述了梅兰芳在狱中的表现,其后说:“梅大哥是好样的,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他对日本人的威逼利诱,置若罔闻,俨然有着自己的立场。”

    冯耿山也说:“我与畹华认识多年,他对人对事立场分明,又严以律己;尤其是对待艺术,及其认真,不放过任何小细节。”

    福芝芳这时插话道:“你们就别夸他了,这次能化险为夷,多亏你们三人的鼎立相助。”

    说着话,就见梅兰芳走出了监狱大门,福芝芳紧走几步迎了上去,一下扑到梅兰芳的怀里说:“畹华,你终于出来了。”梅兰芳搂住福芝芳的肩膀说:“没事了,都过去了。”

    其他三人也加快了步伐,来到梅兰芳的身边。梅兰芳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唇角的胡须,冯耿山最先问:“几天不见,畹华怎么胡须都长出来了?”

    福芝芳急忙说:“这是畹华不愿意为日本人唱戏,蓄须明志。”

    梅兰芳又补充道:“抗日不胜利,我就一直蓄须,不再唱戏。”

    准备上车时,徐如海告辞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行一步了。畹华刚出狱,好好休息。”

    梅兰芳和福芝芳一道上了冯耿山的宝马车。在车上,两人倾诉了这几日的离别之苦。福芝芳还向梅兰芳讲述了冯耿山、徐如海、冯翎岩在这次营救中的斡旋作用。末了,梅兰芳感激地说:“关键时刻,还是需要这些铁哥们的大力帮助。”

    很快,车子开到了马斯南路的梅府,刚一进客厅,梅兰芳就感觉不对劲。他看着墙壁奇怪地问:“徐悲鸿画的‘猫图’和齐白石的‘牵牛花’哪去了呢?”

    福芝芳的眼光立即扫射到墙上,很奇怪地说:“昨天还在的,怎么今天就没有了。”

    紧跟其后进来的冯翎岩看着光秃秃的两面墙,气愤地说:“这也太乘人之危了吧!梅大哥刚被日本人带走,就有人来偷画,我一定要把偷画的人抓到,并把这两幅画追回。”

    梅兰芳看着冯翎岩说:“记得白石老人送我‘牵牛花’这幅画的时候,你还在场。”

    冯翎岩想象着当时的情景说:“是的,白石老人说梅大哥家里种了不少花,光是牵牛花就有百来种样式,有的开着碗般大的花朵,真是前所未见,从此他就画上了牵牛花。”

    梅兰芳继续道:“白石老人每逢花开时节就会来赏花,他有着很强的探索精神,几经摸索,牵牛花终于成为他的代表性题材。”

    “当时他送梅大哥的画上题曰:‘畹华仁弟尝种牵牛花数百本,余画此赠之,其趣味较所种者何如!’”冯翎岩回忆着画上的题字。

    梅兰芳的心还在牵牛花上,他说:“有一次我在花堆里细细欣赏,突然间有了感悟,联想到我在台上,头上戴的翠花,身上穿的行头,常要搭配颜色,向来也是一个相当繁杂而麻烦的课题。而在这许多幅天然的图案画,面对着千变万化的色彩,不是对我有着很好的启示作用吗?自然界丰富的色彩告诉我,哪几种颜色配合起来鲜艳夺目、哪几种颜色的搭配素雅大方、哪几种颜色是千万不宜配合的,硬配就会显得格格不入等。我养牵牛花的初意,是为了起早,有利于健康,想不到它对我在艺术上的审美观念也有这么多的好处,比在绸缎铺子里拿出五颜六色的零碎绸子来比划要高明多了。”

    冯耿山这时介绍道:“畹华对他的行头化妆的研究和讲究是非常认真投入的,他去美国时足足带了45只装满了行头、戏装的箱子,可以上演两百出戏。他还常常自己设计头面和戏装。”

    冯翎岩夸赞道:“大哥真是细致的观察者,对生活处处用心啊!”

    这时,冯耿山突然说:“畹华经此一劫,我想还是尽快离开上海,免得日本人又动什么歪脑筋。”

    梅兰芳同意道:“是的,我想尽快去香港,离开上海这个是非之地。”

    冯翎岩闻听忙说:“好的,我的父母亲就在香港,你们去了后,可以互相照应。如果我把‘猫图’和‘牵牛花’追回,就送去香港。”

    梅兰芳摆摆手说:“不用那么麻烦,如果追回,就先放在你家里。回头有机会我来上海,你给我就好了。”

    冯耿山这时说:“畹华你定个时间,我来帮你安排去香港的事宜。”

    这时,冯翎岩急忙告辞说:“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有事随时联系!”

    回到家,冯翎岩和云妙灵议论起了梅兰芳遗失两幅画的事情。

    云妙灵说:“我很喜欢白石老人画的‘牵牛花’,寥寥数笔,牵牛花的生动形态便跃然纸上,画面上还画上工笔草虫,工笔草虫是齐白石的绝活,而白石笔下的牵牛花更突出了其写中带工、用笔老到的特点,生出无限情趣。白石老人画的牵牛花,花瓣内部的颜色最好看,由粉色过渡到白色,再由白色过渡到暗红色,颜色层层叠叠,过度自然。”

    冯翎岩则想起了徐悲鸿画的猫,他说:“徐悲鸿笔下的骏马,极具感染力,外形神态惟妙惟肖。其实在创作中徐悲鸿不仅画马,画猫的技艺也是同样精湛。生活中,徐先生是位爱猫之人,他的家中养过不少猫。也许是爱猫的缘故,徐先生的作品里经常会见到猫的身影,其中油画里多白猫,国画里多花猫。在猫图中,巨石的轮廓以西方写实主义手法用墨线勾勒,粗细有致,造型准确。花猫的颜色则用大面积彩墨为之,显示出体积感与份量感。花猫的尾巴亦用彩墨扫出,体现出运动感和力量感。在背景绿植的处理上,树叶茂密重迭,用色浓淡分明,十分写意。石面近景以浓墨勾勒,远景以淡墨晕染,近浓远淡,层次分明。”

    云妙灵奇怪地问:“你是去救人的,还是去看画的?”

    冯翎岩说:“画是以前看到的。”说完,反问道:“我们不是见过徐悲鸿吗?还现场看了他作画。虽然我不能像你一样,把脑中的形象画出来,但我却能描述出来。此画最精彩的地方要数徐悲鸿对猫神韵的匠心处理。他以极其精微的笔触描绘猫的面部细节。且看此猫 :高竖双耳,警觉异常 ;眉毛竖拔,活灵毕现 ;圆睁双目,怒气逼人 ;白须直挺,灵敏机觉 ;前爪直趋,坚实有力 ;后腿微蹲,腾腾欲起。在花猫眼睛处理上,徐悲鸿很好地运用了西画的光感和透视关系,将猫眼的剔透感及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

    听了冯翎岩的这段描述,云妙灵若有所思地说:“我怎么突然想念起我们的猫头鹰了呢?我现在已经坐完月子了,是否该去看看外公了?淞沪会战时,不知薛府情况怎样?林姑一直没有说起过。”

    冯翎岩思考了一会说:“你带着孩子多有不便,还是我明天去一趟薛府,先看看情况,如果那里比较安全,你再去也不迟。”

    云妙灵疑惑地问:“也好。不过,我总觉得你们有事瞒着我,要不最近怎么没有我外公的消息?他也不来看我和小宝宝。”

    冯翎岩安慰道:“外公年龄比较大,现在上海又是日统区,他行动多有不便。”

    云妙灵终于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