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国粹奇缘: 第一百九十八章 藏身之处

第一百九十八章 藏身之处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国粹奇缘最新章节        下一章

    潘汉年和冯翎岩离开梅影书屋后,来到附近的一个酒店。坐在酒店六层餐厅的窗边,两人居高临下,一边聊天,一边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冯翎岩很有兴致地说:“这地方真不错,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提早行动。”

    潘汉年则直截了当地说:“你很擅长做秘密工作,前不久,我回家时,周公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我找到你,给你一些适当的工作去做。”

    冯翎岩从怀里取出一卷宗,交给潘汉年,并小声说:“这是晏碧泉要我转交给你的,请收好!”

    潘汉年面露欣喜之色,也小声说:“好的,谢谢!”说完,又问:“如果让你协助晏碧泉做些工作,你愿意吗?”

    冯翎岩回答:“没问题,在此国难当头的时刻,只要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我都愿意做。”

    潘汉年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当前做的事情,符合大多数民众的利益。目前的主要目标就是:“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为此,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争取最大的同盟军。同时,要保护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

    冯翎岩听后,激动地说:“需要我做什么,请尽管吩咐。”

    潘汉年饶有兴趣地说:“我听说,你的武功超群,而且对各种文物情有独钟。不知道,你有怎样的想法?”

    冯翎岩很客观地说:“我不希望中国有价值的国宝落入日本人的手里,只要有可能,我希望都能找回来。毕竟,这是中国人的根,是延续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命脉。”

    “说得好!”潘汉年激动不已,“看来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既如此,我也不用多说了,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如果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尽可以告知。”说完,站起身,来到冯翎岩的身边,两个人紧紧地握手。同时潘汉年在冯翎岩耳边说:“以后多依靠大家的力量,不要自己孤军奋战。”

    冯翎岩高兴地说:“找到家的感觉真好!以后我定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多为祖国人民做事情。”

    就在这时,潘汉年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外面有很多日本兵。他焦急地说:“是谁暴露了目标呢?我们俩、还是吴兄他们?”

    冯翎岩果断地说:“不管是谁,都要立即采取行动。你的目标比较大,赶紧离开这里;我去通知吴兄他们。”

    潘汉年再次紧紧握住冯翎岩的手说:“你也要注意安全,多保重!”说完,快速离开了。

    冯翎岩不敢耽搁,使用轻功,离开酒店,急速往梅影书屋赶去。到达梅影书屋时,发现吴湖帆、张大千、徐邦达、庞元济、张葱玉、叶恭绰还在热烈地讨论着。冯翎岩急忙说:“外面有很多日本兵,各位兄长还是尽快撤离比较好。”

    因为这里的谈论正在兴头上,庞元济无意中说:“怎么你一来,日本兵就来了?我们在这里多次聚会,都很安全的。”

    听到这个议论,吴湖帆急忙走到徐邦达面前,小声地说了几句什么。之后才解围道:“现在的上海越来越不安全了,随着日本兵对上海的了解加深,他们的触角也就伸向多处,我们这样的聚会难免不走漏风声?大家还是先撤离比较好,以后有机会再聚。”

    冯翎岩听后忙说:“是的,大家先撤离,有什么问题回头再议。”说完,他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不过,撤离的时候,最后分散行动,走不同的路线。”

    这时,徐邦达从外面走了进来说:“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敌人来势汹汹,而且有很多人。”

    吴湖帆忙问:“他们的目标是我们这里吗?”

    徐邦达摇摇头说:“还不是很明确,不过,比较稳妥的办法,还是先撤离。”

    冯翎岩也急切地说:“是的,各位兄长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你们从后门走,我到前门去抵挡一阵。”说着话,他已经往前门方向走去。

    吴湖帆听从了冯翎岩的建议,带着这些人往后门走去。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后门方向也有很多日本兵。吴湖帆急忙对徐邦达说:“快去前门找冯翎岩,同时了解一下前门的情况。”

    在前门,冯翎岩为了阻止日本兵闯入,找了些铁丝把门和门框绑在了一块。徐邦达过来的时候,冯翎岩刚好完成这项工作。徐邦达紧张地说:“后门外面也有很多日本兵,大家几乎是寸步难行。”

    冯翎岩擦擦脸上的汗水说:“走,一块去看看。”当来到后门,冯翎岩往外一看,这里的敌人和前门不相上下。冯翎岩无奈地说:“看来为今之计,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的好。只是,如果敌人的目标是梅影书屋,他们很快就会行动。”

    吴湖帆侥幸地问:“如果敌人的目标不是梅影书屋,他们只是临时在这里停留,那我们是否可以安全地躲在这里?”

    冯翎岩分析着眼下的情况说:“如果是这种情况,当然最好。但我们还是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寻找出去的办法;如果不行,也要有藏身之所。”

    吴湖帆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一个藏身之处。”说着话,他已经走到了大家的前面。张大千、庞元济、张葱玉、叶恭绰紧随其后,徐邦达和冯翎岩则走在最后面。

    冯翎岩边走边问徐邦达:“吴老师好像并不愿意带大家去躲藏?”

    徐邦达叹了口气,小声说:“老师这里只有一处可以躲避敌人,而这个地方藏着老师辛苦收藏的画。虽然大家都是老朋友,可是在非常时期,适当的防备之心还是要有的。”

    冯翎岩机警地说:“是的,的确要有防备之心。不知道吴老师的画是怎么放置的?如果有可能,你先去把画隐蔽好,之后再让吴老师带大家过去。”

    徐邦达感激地看着冯翎岩说:“这个办法好是好,只是万一敌人打进来,反而弄巧成拙了。”

    冯翎岩胸有成竹地说:“你快去与吴老师说明,我现在想办法了解敌人的意图。如果有可能,就让吴老师稍微拖延点时间,以保证收藏品的安全性。”刚说完话,冯翎岩已经一闪身,到了附近的树上。

    徐邦达不敢怠慢,快速走到队伍的前面,与吴湖帆并列前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