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九十一章 正是故人归

第九十一章 正是故人归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巨大的冰墙沿着蜿蜒山体,向前而去。

    黑色的人影在山河之间如此渺小,但便是如此渺小的他,却能与山河相抗。

    冰墙向前延伸,有的地方因地形而不得不稀薄些许。后面有人看懂了长意的意图,便立即跟上,将稀薄之处撑了起来。长意一路向前,身后的冰墙犹如他徒手造的长城,而每个冰层稀薄的地方则像是一个烽火台,被留下的人守护着。

    岩浆顺着冰墙流淌而走,所行之处,触碰冰墙,铺就了一层黑色的岩石,腥红液体在上面翻滚。低沉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阿纪一直御风敢在长意前方,她在帮长意探明地形,引导长意以最捷径的路途,到达冰湖。

    将岩浆绕过北境引入冰湖,说着简单,但在沿路铺就如此多的冰墙,需要多少妖力阿纪难以估量,她现在只担心长意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她回头看了长意一眼,却在他脸上找不到任何异常。她咬牙,继续向前。

    眼看着冰湖将近,背后的冰墙也跟着延伸而来,阿纪率先一跃而起,身后五条尾巴霎时张开,她握掌为拳,一拳击破湖面坚冰,冰墙也顺势接入湖水,滚烫的岩浆登时流入湖中,冰水立即被烧得沸腾起来。

    在岩浆的冲击下,无人看见的湖底已变得一片混乱,纪云禾被冰封的尸身静躺之处也终于起了波澜,湖底沉积千年的淤泥被突如其来的岩浆击起,力道之大,激荡湖水,将封裹着纪云禾尸身的冰块登时震荡而起。

    而胡乱蹿入湖底的岩浆并未就此停止,有的岩浆变成了石头,有的还是鲜红的液体,那冰封之“棺”被激荡的湖水裹挟着,一会儿撞在坚石之上,一会儿落在湖底,倏尔又被推拉而起,终于,一道鲜红的熔岩终于将她吞没,彻底吞没……

    湖面之上,随着源源不断的岩浆淌入,围绕着湖心岛的冰湖下方冒出暗红的光,湖水沸腾,变得一片浑浊,湖上一个快小半年没有化过的坚冰不一会儿尽数融化。

    阿纪身影一跃,跳到岸边。

    回头一望,但见过来的路上,冰墙犹在,每隔不远的距离便有人守护这冰墙,以保证冰墙不塌。

    而在离阿纪十来丈的距离,鲛人也静默的站在岸边。此时,整个北境都被岩浆灼烧得犹似在炼狱火中,而只有长意,只有他,呼出重重寒气,衣襟里,脖子上几乎被寒冰锁住,霜雪结在他的脸上,令他看起来有几分可怕。

    这个鲛人……术法施用过度……

    忽然,他好似心口一疼,鲛人佝下身来。

    这个高傲得好似从来不会低头的人似乎再也忍不住这疼痛了一样,他捂着心口,单膝跪地,方才还被寒冰舒服的身体,一瞬间又变得通红,好像被这熔岩灼烧了一样。

    阿纪不知道他怎么了,正要过去看他,忽然听到空中有人惊呼。

    阿纪仰头一望,却是长意的身体出了状况之后,山体之上他施术而成的冰墙也受到了影响,冰层本就稀薄的地方需得注入更多的法力去守护。而更可怕的是,在长意头顶上方,快进冰墙入湖的末端,冰墙陡然断裂!

    炽红的岩浆顺着冰墙倾倒而下,径直扑向长意!

    长意浑身极冷极热交替袭来,一半是施术过度带来的负担,一半是湖底……纪云禾的尸身正经受灼烧之苦给他带来的感同身受。

    纪云禾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将在这一次的浩劫当中,彻底被天地之力带走,被这岩浆融化,她会消失,或许会成为一滴水,一阵风,或许……什么也不会留下……

    他心头巨痛,却不是因为这冷热。

    此时,他余光看见,灼热赤红的岩浆从他头顶倾倒而下。

    他转头,迎面向着赤红的光,火光落在他脸上,驱逐了他周身冰冷,好似那远在天边的太阳,忽然来到了咫尺之间,将要把他吞没。

    来吧。

    他没什么好怕的。

    他用所有的力量护了这北境城,他终究没有变成大国师那样,要将天下给一人送葬的人。

    如此……

    若真有黄泉,还能相见,他在饮那忘川之前,也不惧见纪云禾最后一面……

    恍惚间,在极热之中,一道人影忽然拦在了他与那吞天“赤日”之间。

    黑气如丝如练,四处飞散,拦住极致的灼热,她的身影瘦弱而强大,身后九条没有实体的狐尾飘舞晃动,她的影子在耀目光芒的拉扯下,如此斑驳,但又如此清晰。

    岩浆倾倒而来,将两人裹在其中,身侧皆是红如血液的光,只有她竭力撑出的黑色结界,阻挡了杀人的灼热。

    “让你跑……嗓子都喊破了……”她奋力撑起在岩浆中护住两人的结界,她咬牙切齿的转头头来,黑色眼瞳被点了红光,“你怎么就一个字都没听见!”

    看着她的侧颜,长意怔愣得直起了背脊。

    那冰蓝色的眼瞳呆呆的盯住了面前的人,满目不敢置信。

    阿纪奋力的撑着结界,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雷火岩浆,这灼热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不片刻,岩浆便在她的结界上烧了一个洞,灼热的气息好似一柄枪,径直刺在她的心口上。

    阿纪只觉心头一痛,她一声闷哼,后退两步,撑住结界的手开始有些颤抖起来,她再用妖力,心口疼痛更甚,火烧火燎,几乎要从她的心脏,顺着她的血管,烧遍她全身。

    但她不能撑不住,鲛人已经竭尽全力救下了一城的人,她总该竭尽全力,将这样一个人救下吧……

    阿纪咬牙,浑身妖力大开,她不顾心头的疼痛,将所有的妖力灌注在结界之中,而她另一只手掐了一个诀,却是驭妖师的术法。她没有去管身后的长意看见她这道术法的感想是什么,也根本无暇顾及这般多。

    她一转身,拉住身后长意的手。触碰到他,阿纪才发现,这个鲛人身体,竟是她也能感受到的忽冷忽热。

    刚才那一路,必定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她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鲛人:“我不确定能不能冲出去,我只能尽力一搏。”她对长意道,“你愿意把命交给我吗?”

    而她得到的回答,是长意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忽然间,阿纪脑海中莫名出现了一道画面,是她拉着这个鲛人,仰头倒下,坠入一个黑色的水潭里,仿佛还有强烈的失重感,告诉她这件事真实的发生过。

    阿纪回过神,正要施加术法,忽然间,周遭妖力凝成的结界被灼热的气息撕裂,滚烫的岩浆瞬间挤入狭小的结界之中,阿纪当即没有多想,径直一把将长意抱住……

    心口间的灼烧之气更加浓烈,让阿纪宛如身在炼狱,一幕幕看起来毫无联系的画面接而连三的涌入她的脑海,有鲛人漂亮的大尾巴,有她看着被囚在玄铁牢笼里的鲛人,还有小屋间,鲛人投在屏风上的背影,虽说毫无联系,但画面里的都是她与鲛人。

    但最后,留在她眼前的却是那月夜之下,悬崖之上,她将一把寒剑刺入鲛人心头,他幽蓝的眼瞳里,满是她的杀意决绝。

    而这一剑,却好似扎在了阿纪身上一样,让阿纪心头一阵锐痛。

    “果然是仇人。”阿纪挡在长意身上,背后的灼热似乎已经将她的观感烧得麻木了,她只呢喃着,“果然是仇人……”

    但这个仇人……

    她为什么及至现在,却连一丝一毫的恨意,都没有。

    世界陷入黑暗,她想,她或许快要死在这滚滚岩浆之中了吧……

    想想还是有点可惜的,若是能全部想起来,就好了……

    ……

    当空明在带着人凿开了一层又一层黑色的岩石,发现下方的长意时,他正在一个坚冰铸造的半圆冰球之中。

    黑袍的鲛人一头银发已被染成灰白相间,显得脏污不堪,而他怀里却好好的抱着一个毫发无损的女子。长意的银发遮挡了那人的容颜,让空明看不清楚,但不管这女子是谁,空明只要确认长意还活着,他便也放下了心。

    其他的军士看见了长意,知他无恙,也开始欢呼起来,很快,人们便一层一层的将这消息传开了去,不一会儿,身后便是一片雀跃的欢呼。

    空明想将长意叫出来,但这愣是由着在他的冰墙之外敲了好久,长意像没听见一样,丝毫不搭理他,空明忍无可忍,一记术法拍在那冰墙之上,这动静才终于敲得让长意抬起了头。

    那绝世的容颜此时也染上的黑色的灰,那么狼狈。

    而在那么狼狈的脸上,却有两道清晰的泪痕,银色的珍珠散落在女子身侧,在女子颈项间,却还用细绳穿着一颗,细绳还有一半藏在她的衣襟间,看样子,好似是长意从她脖子上拉出来探看的。

    坚冰融水,空明终于听到了长意嘶哑至极的声音:

    “是她。”他说,“纪云禾回来了。”

    空明一愣,目光这才落在了长意怀里的女子脸上,他呆住。

    这……竟然当真是……纪云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