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88必发官方 -> 暖婚私宠:吾妻诩诩套路深: 第282章 一招锁喉

第282章 一招锁喉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暖婚私宠:吾妻诩诩套路深最新章节        下一章

    局长办公室

    “严叔,打扰你工作了。”

    “小诩,客气了,坐。”

    “小蝶姐的工作怎么样?在胜豪的外企部,从基层坐起。”

    顾诩当时是直接给严小蝶开了后门,尧舜和胜豪的任意部门的,不过,她也和严湾讲了条件,部门随严小蝶挑,不过要由尧舜或者胜豪的HR亲自面试,面试过了才算通过。

    相当于,顾诩只是给严小蝶提供了一个面试的机会,而不是直接给她一份稳定的工作。

    不过后来面试的结果,倒是让顾诩吃了一惊。

    因为,无论是尧舜的HR还是胜豪的HR,在面试过程中,竟然都对严小蝶十分欣赏。

    尧舜的HR顾诩不知道,不过,胜豪的HR面试团队可是由何楚洛带队的,这个年轻人,看着极其随性、好说话,可他在面试的时候,可是有铁面包公之名啊。

    能博得他一声好,不知道要费多少心思。

    “哈哈,很好,我听她说了,原本你是想给她个主管的位置,她自己跟领导要求要从基层坐起,这孩子,想自己打拼。”

    顾诩欲言又止,不过,没说话。

    严湾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大致能猜测得到顾诩的想法,“你是奇怪,为什么小蝶还有几分实力,但我依旧要走你这个后门?”

    顾诩没说话,显得不卑不亢,因为让她去谄媚讨好,她做不来。

    “因为……”严湾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是上好的大红袍,“她纵使有实力,一个平台所能起到的作用,对她的一生,也是关键性的。”

    顾诩沉默了下,这话倒是没错,因为如果不是她开口,尧舜和胜豪今年招聘的员工, 是已经超额了的。

    没有她开口,两方的HR根本都不会给严小蝶一个面试的机会。

    这便是,门槛的重要性。

    “严叔高瞻远瞩。”

    “行了,就别跟我打太极了,说吧,什么事?”

    严湾带着副不耐烦的表情,却真真切切地说明,他不把顾诩当外人。

    一旁的诸祁岸都有些懵了,这个顾诩,到底是有着多大的能量啊。

    在帝都,别看严湾只是一个小小的局长,比他位高权重的官员多的去,可是,诸祁岸和顾诩同处商界,自然知道,顾诩能和一局之长关系这么好,是何等的不一般。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桩命案,这位是死者的父亲,我们想看看尸体。”

    “尸体?小诩,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诸祁岸只顾着查儿子的事,到了现在才慢半拍地意识到,顾诩,可是还怀着孩子呢。

    “我没事,严叔叔,这件事,您可以帮忙吗?”

    “让你们看尸体,虽然不合规矩,不过只要不惊动了人,倒是也无妨。”

    “只是……”严湾顿了顿,“连法医都看不出什么破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坚持要看尸体。”

    顾诩看了一眼站在严湾身侧的大秘书,秘书会意,接到严湾的眼神,直接一颔首,退了出去,把门关紧。

    顾诩上前一步,把诸家男人心脏异于常人的秘密,跟严湾说了一下。

    严湾的面色沉了下来,“还真有这样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案件最初的督办人寧安,到底也做了十几年的刑警了,不可能连这个都调查不到。

    那么……

    就是他蓄意包庇了?

    严湾只能这么理解,想了想,眉头又蹙了起来,“这案子前几天移交到秦律队长手里之后,他也没发现?”

    顾诩心知,是寧安和法医处勾结,刻意不让秦律去查案子的细节,明面上尊重,实则是处处刁难。

    不过,秦律没声张,他等的,就是今天局长发问。

    顾诩心知秦律的想法,顺水推舟地对严湾说:“我也不知道。”

    这种时候,她还是不要表现出和他的下属关系太好,否则,按照严湾的多疑,恐怕是要多想。

    严湾直接拿内线电话打给了秦律,“秦队长,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10min后

    “严局,你找我?”

    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后,秦律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穿着白色的制服,给严湾敬了个礼。

    严湾微微颔首,“嗯,我来问你,自从接手傅梓凝的案子,你查看过尸体的状况吗?”

    “这……是法医的职责。”秦律会意,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慌乱模样。

    “哼!”严湾的手,重重地一拍桌子,“你作为重案组的支队长,连死者的状况都没细致了解过?”

    秦律慌忙抬起头,欲言又止许久。

    “有什么就说什么。”严湾说,直觉秦律不是这种吞吞吐吐的人,他仿佛是在耍阴招骗自己,不过,顾诩就站在旁边,严湾根本没有办法不让秦律说下去。

    “我前期问过法医科的人,可是他们说,停尸房的钥匙有两把,有一把在寧安队长的手里,他们拿不到钥匙,没办法开门,只有前期最初时的验尸报告。”

    “寧安?”严湾蹙了蹙眉,“他已经被停职反省,案子都移交到你手里了,怎么,钥匙他还要留着,安的是什么心?”

    秦律没说话,低垂着脑袋,流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

    “你现在,立刻让人去寧安家里,把钥匙给我要回来。”

    “是。”

    “不用了。”

    严湾突然出声阻拦住想要出去的秦律,改了主意,“等一下,算了,联系开锁队的人,直接破门进去查。”

    秦律诧异地抬头,惊愕的目光扫过顾诩的瞬间,立刻收了回去,没再多看一眼。

    他心里也在奇怪,虽然顾诩和严湾有些交情,一定能说服严湾让他们去看看尸体,但是,那也是偷偷地看。

    因为按照这种命案的严重性来讲,别说是外人了,就算是作为此案督办人的秦律,想要查看尸体,也是需要层层审批的。

    严湾此举,相当于是完全什么都不顾了,把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给公开化了。

    “严局,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恐怕……”

    “按我说的做。”

    “是。”

    秦律一边好奇着顾诩到底给严湾灌了什么迷魂汤,一边飘飘忽忽地找人去联系开锁人员。

    一看是警察联系的,开锁人员到的也很快,不过是短短二十分钟,开锁人员已经带了工具赶过来。

    而拿着钥匙坐在家里,自以为万事大吉了的寧安,在得知了严局大张旗鼓地找了开锁队,想要强闯入门进去查看尸体的事,顿时慌了。

    时间掌控得很巧,在开锁队那边刚刚把门打开,一行人准备进去查看状况的时候,寧安慌慌忙忙的出现了。

    “等一下!”

    众人回头,看到急切跑来的寧安,数九寒冬,他额头上竟然还冒出了一行浓密的汗。

    “寧队,既然是被停职在家了,就好好反省,别随随便便地出来。”

    秦律看着他,轻讪。

    “秦律,私开停尸间的门,你是不是太不把警队的规矩放在眼里了?”

    “寧队,你似乎很怕我打开这扇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维护警局的规章制度。”

    “你以什么立场来维护? 不过是一个被停职反省了的无职务人员。”

    “秦律,你是想以身试法?警局,岂容你放肆?”

    秦律没理会他,直接就要往里进。

    寧安上前两步,一招锁喉,直接就往秦律的脖子上狠狠地掐过去。

    他掐中的那一瞬间,秦律的手也死死地钳制住他的手,一掰一拉,再一招剪刀腿。

    寧安也不甘示弱,他在警校读书的时候,自由搏击和散打这两门课,也是名列前茅的。

    他一弯脊背,双手撑地,直接踹了过去。

    两个身影, 一个穿着白色制服,一个穿着暗色的大衣,就在这停尸间的门口,大打出手。

    “都住手!敢在警局斗殴,不想干了就直说!”

    严湾出现在楼梯口,被一众看热闹的小警员围着的寧安和秦律,瞬间松开对方,各自退开一步。

    “严局。”

    “严局。”

    “怎么回事?”严湾一副我才知道这事的表情,带着些困惑问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寧安看着这个笑面虎一样的人物,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把秦律想要强闯停尸间的事,跟严湾说了一遍。

    “秦队,你怎么说?”严湾问秦律,带着些威胁的目光流露出来,明显就没想过要承认这件事。

    他的言外意,秦律感觉到了。

    严湾分明是在说,这件事,如果秦律不出面担着,那他是不会惹祸上身,更不会积极促成的。

    “严局,我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桩案件的嫌疑人受了冤屈,所以,我想要进停尸间查验。”

    “秦律,你这分明是在挑我寧安的刺,我在把案子移交给你的时候,已经把法医几次的验尸报告都一起给你了,你现在还倒打一耙,是不是太过分了?”

    “严局。”秦律没理会寧安的乱吠,“我秦律,用我身上这套制服来作保,强闯停尸间是我假传了您的命令,但是这全都是因为我不想让人蒙冤,也想给死去的诸霁臣先生的家人一个公道,与我和寧队的私人恩怨无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