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 446 神助攻

446 神助攻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最新章节        下一章

    肖翼坤那颗心哇,瞬间化成一滩水,赶忙给她轻拍后背,温言软语的哄。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都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听话,别哭了。”

    肖翼坤不劝还好,他一劝,元久久哭得更伤心了,根本停不下来。

    肖翼坤顿时头大如斗,向来都是千娇百媚的女人向他邀宠讨好,还真没哪个敢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让他去耐着性子哄的。

    但眼前这个小东西,偏偏又不是别人,这可如何是好?

    肖翼坤耐着性子哄了三分钟,元久久却越哭越厉害,浑身直打哆嗦,瞧着秒秒钟就要闭过气去,送医急救似的。

    “不许哭!再哭我可打你了啊!”肖翼坤也没法子了,黑着脸吼她,全当她是小孩子,吓唬吓唬就能变乖。

    元久久委屈的不行,抽抽搭搭的嚎啕:“我都……这么惨、惨了,你还要……还要打我,你还是不是人啊?有没有同、同情心嘛!”

    同情心?

    开玩笑么这不是?

    他不捧腹大笑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好吗?

    肖翼坤这回来,一方面是想打探第一手消息,另一方面就是想煽风点火,趁机让元久久跟秦禹扬一刀两断,再有就是趁机替江潭说说好话,尽可能把他俩凑成一对,了了好兄弟的心愿。

    他把元久久揪去卫生间,拿起莲蓬头,开足了冷水往她脸上冲。

    “哭什么哭?不就是跟姓秦的吵了一架么?哪对情侣不吵架啊?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小饭桶还跑路了呢,我还被甩了呢,我哭了没?”

    “那能一样么?我那是分手!分手啊!”

    元久久哽咽不已,脸憋得通红,被水流一冲,眼睛都睁不开了。

    “分手就分手!你对他那么好,不离不弃,他要是就因为江澜几句话就跟你分手,那也不值得你对他死心塌地,你说是不是?”

    肖翼坤一本正经的煽风点火,但内心却是窃喜的。

    没办法,谁让他肖大少天生一颗老阿姨心呢?

    为了自家好兄弟,他也是操碎了心,简直恨不得把元久久五花大绑丢到江潭床上去。

    肖翼坤的煽风点火虽然出发点歪的厉害,挺不厚道,但摸着良心讲,这话是没错的,否则元久久也不会跟秦禹扬闹到分手的地步了。

    肖翼坤一门心思想让她清醒过来,直接拿着莲蓬头给她浇了个满头满身的冷水。

    “冲个冷水澡,心里会好受很多,你先洗着,我去外头等你。今天不管你想干什么,哥都奉陪到底。”

    肖翼坤拍着胸膛,话说得慷慨激昂,一副有担当负责任好哥哥形象。

    冲吧,可劲儿冲,就让冷水浇灭你心里爱情的小火苗吧!

    肖翼坤简直想给江澜点个赞,不管那妞儿的出发点是什么,她这一出戏,可真是唱到他心坎里了。

    肖翼坤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睛盯着那张红木雕花大床,若有所思。

    唔,姓秦的睡过的床,得砸了,免得小东西触景生情,再陷进情伤中拔不出来。

    客厅惨不忍睹,得好好收拾一下。

    算了,干脆整套房子重新装修一下,把姓秦的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全部抹去好了。

    肖翼坤这人有钱有闲有权有势,他想干什么,基本上是不会有半点阻力的。

    肖大少一条信息发出去,底下人就开始忙活着准备给元久久重新装修房子的事了。

    元久久冲了半天冷水,被冻得直打哆嗦,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红着眼睛抱着胳膊,嘶嘶哈哈的走出卫生间,换好衣服,一出卧室门,就被肖翼坤抓住了。

    “走,哥带你潇洒一把去,保管你什么不愉快都忘光了。”

    元久久这会儿蔫吧蔫吧的,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垂头丧气,整个人就像是提线木偶,被肖翼坤不由分说的抓了出去。

    肖翼坤宠元久久时,那是真宠,整起来也是毫不手软。

    先去俱乐部飚了一圈车,成功的让元久久吐成狗,浑身发软的爬出来,死狗似的苟延残喘。

    俱乐部的几个阔少们,见过元久久好几次,今天的事情他们也已经听说了,纷纷吵吵嚷嚷的要让肖翼坤给介绍一下,认识认识这位轰动京都的大红人。

    肖翼坤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元久久落了单,一个人胡思乱想,越想越难受,再忍不住去找秦禹扬和好,于是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在皇家会所组了个局,没邀请狐朋狗友们,都是俱乐部的几个阔少。

    肖翼坤一一介绍,元久久却栽着脑袋缩在他身边,跟只鹌鹑似的,谁也不搭理。

    肖翼坤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上回打脸秦禹扬,元久久要跟他绝交,今时不同往日,这回再把秦雨涵拎出来,让各位阔少们玩玩,岂不是更能活跃气氛?

    肖翼坤立即让人去叫秦雨涵,不一会儿,底下人过来回话,说秦雨涵已经不在这儿了。

    “不在了?什么意思?死了?”肖翼坤的脸顿时冷了。

    这届小姐不合格啊,居然擅离职守,欠收拾!

    “她已经不在皇家做了。”

    肖翼坤十分惊讶:“从良了?这么快!”

    “就在那天元小姐来过之后,当晚有个姓顾的客人点了秦雨涵的台,两人在房间里待了两三个小时,之后秦雨涵就跟着那位客人走了,以后就再没回来过。”

    皇家会所的公主分三六九等,有红牌,有普通的,也有附近大学里过来做兼职的。

    秦雨涵来这儿,只图暂时有地方去,找到机会勾搭一个大老板脱困,因此做的是最自由的兼职,没有底薪,全靠卖酒领提成和客人打赏的小费过活,她要走,只要跟经理打声招呼就行。

    “这么说,姓顾的客人把秦雨涵给包了?哪位姓顾的客人?”

    肖翼坤挺纳闷的,同时也挺好奇。

    不错嘛,才来没几天,居然就勾搭上了一个长期金主,被包下来了。

    不愧是出身秦家的,母亲又是当年将秦家搅得乌烟瘴气的女表子,这可真叫家学渊源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