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色荡漾: 00542:谁精

00542:谁精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婚色荡漾最新章节        下一章

    “砰一声!”房间门被大力甩上的声音响起。

    小叶目瞪口呆,浑身打了个哆嗦:“苏晚姐,老板是不是要跟人打架?”

    我一本正经环抱于胸:“老板是黑带,估计吃不了亏!”

    严谨言适当提醒:“我老板曾经做过雇佣兵,做过维和兵,也在索马里……”

    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我膛目结舌,“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老板,真的会打人还是往死里揍的那种?”

    严谨言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吞咽了一下口水:“不,我的意思是说我老板凶多吉少,你老板看起来更加凶悍,是这样的没错?”

    “打个赌吧。”苏行止清脆的声音响起,伸手拉了一下严谨言,“你赌你老板打我爸爸,我赌我爸爸天下无敌,怎么样?”

    严谨言默不作声掏出钱包,把钱包里几百块人民币,全部掏出来放在苏行止手上:“你爸爸天下无敌,我认输!”

    苏行止看着手中的几百块,可劲的眨了眨眼睛:“严管家,你这样有些过分,一丁点都不知道,打赌的快乐!”

    “这么快宣布结果,你就不能逗逗我这个孩子玩吗?难道,非得这样直白?”

    严谨言弯下腰直视着苏行止:“我可没把你当成孩子,你这个小人精,我家老板对你又爱又恨,几次都想把你拐走呢!”

    苏行止急忙躲在我的身后,探出头去,怯生生地像极了一个受惊的孩子:“我才不离开我妈妈,更加不会让我爸爸离开我妈妈,你让司筵死了这条心,就算他教我怎么撇开妈妈上网玩游戏,我也不愿意离开妈妈!”

    严谨言眼睛一瞪:“你这熊孩子啊,分明是借机报复,告诉你妈妈,我老板教你玩游戏!”

    我哈哈大笑起来:“严管家,你可别逗他了,他要是借机报复,就去他爸爸身边说了,跟我说,我一直都是在放养他好吗?”

    严谨言暗暗对我竖起大拇指:“生出这么聪明的儿子,我觉得你应该生十个八个,造福人类!”

    “滚蛋吧!”我瞥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里面的动静不小,在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叶和丹青越发的紧张,我安抚着他们,“跟我进房间,换衣服,我们家的小伙子,有西服吗?”

    “有的!”严谨言这个标配的管家,瞬间进入工作状态:“昨天晚上我已经把少爷的衣服拿来了,除了奶粉,衣服挺多的,小西服和鞋子就配了两套!”

    “我现在去找过来,你先进屋子里化妆换衣,少爷这边我来伺候,一定把她打扮得贼帅气!”

    “谢了!”

    我带着小叶进了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换上礼服,踩上8公分的高跟鞋,化妆梳头,半个小时妥当。

    小叶看着我戴手表,张口道:“苏晚姐,您戴这手表,不觉得难看吗?”

    “不觉得难看啊!”我把手腕翻过来覆过去:“出席这样的拍卖会,手中的包只能装一个手机,来一个口红,别的东西装不下!”

    更何况上官焰跟我说了我的手表是带着全球定位的,无论去哪里都把手表给装上,万一遇到坏人,他能通过全球定位找到我的所在。

    小心驶得万年船,没了记忆的那10年,自己一定蠢得无可救药,现在不能把这蠢继续带在身上。

    小叶看了一眼我的手表:“也是,你的手表可比钻石手链贵多了,好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嗯!”我嗯了一声:“下回过年,我个人掏腰包,买一块手表,在工作室抽奖用,你一定要好运哦?”

    小叶眼睛一亮:“好几十万的那种?”

    “告诉工作室的人,带好手下的艺人,业绩好,也有可能好几百万的那种哦!”我学着她的口气说道。

    “我一定把苏晚姐话带到,加油!”小叶笑的跟朵花似的。

    拉开房门出去,第一眼看见了苏行止,唏嘘了一声:“小帅哥真帅,要跟我出去玩吗?”

    苏行止小脸一红,“妈妈最漂亮,我去叫爸爸!”

    我对他伸手:“我和你一起去!”

    拉着他一起走到门,刚抬手正准备敲,门从里面被拉开,上官焰满脸带水迹也没掩盖住脸上的通红。

    嘴巴比先前更肿了,媲美我涂的正宫红,我的手不自觉的摸进包里,拿出口红,“老板,要不要来点?”

    上官焰傲娇的下巴一抬,正了正西服的角:“我长得这么帅,不需要这些东西!”

    我饱含深意的点了点头,刚把口红放进包里,上官焰肩膀上就扣下了一双大手,大手轻轻一掰,把他的身形掰了回去。

    司筵宴拿着干净的纸巾,温柔的擦拭着上官焰的脸,气氛充满了温柔缱绻涟漪。

    我连忙伸手捂住苏行止的眼晴,非要冒着粉红色气泡的气氛,对于我这种带着儿子的单身狗,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伤害。

    苏行止小手却扣在我的手上,把我的手拉了下来,熊孩子魔鬼一样的说道:“爸爸,我没保护好你,又让你的嘴被虫子咬了,你说咱们要不要投诉酒店,酒店里藏了那么大一个虫子,怎么杀虫做的不到位?”

    霎那之间,所有粉红色暧昧的气泡,消失殆尽,上官焰刚反应过来被雷劈一样,伸手一把,可敬的推向司筵宴,自己胡乱擦着脸上的水:“离我远点,你这混蛋!”

    司筵宴伸着手,手中拿着纸巾,大海般的蓝眼睛,满满宠溺:“那你也得把脸上的水擦干了!”

    眼睛余光看了一眼苏行止,满满的记仇架势,苏行止仰着小脸,只好没有把他的记仇架势放在眼中。

    垫起脚尖,细嫩的小手对着上官焰招手:“爸爸,你弯下腰,我给你擦!”

    上官焰擦拭脸的动作一停,当真满满欢喜把腰弯下来,我特别上道的递上纸巾,苏行止从我手中接过纸巾,给上官焰擦着脸。

    眼睛的余光如同司筵宴刚刚瞧他一样,充满着记仇挑衅的架势。

    司筵宴大海般的蓝眼睛充满着好气又好笑的味道,我憋着笑,就听苏行止道:“爸爸,晚上一定要紧紧的搂着我,不然一不小心,就被凶悍的虫子给咬了!”

    “往后,还要锁门,锁完门之后还要拿东西给它抵上,以确保万无一失!”

    上官焰对着苏行止那叫一个满满的宠溺:“儿子说得对,往厚里三层外三层,绝对搞一个堪比保险柜的门!”

    苏行止嘴角略勾起,对着他擦干净的脸,捧着吧唧吧唧亲了两口,听完之后张开手臂:“爸爸抱!”

    上官焰心融化成水,直接把他捞起来,一点都不在乎,抱起苏行止会把他昂贵的西服弄成褶皱。

    苏行止搂着他的脖子咯咯直笑,上官焰抱着他鼻孔朝天,对着司筵宴身体撞过去:“混蛋挡路了,让开!”

    司筵宴被他撞到一旁,直接被两个一大一小的人气笑了,他们走出去之后,司筵宴才扭头对我道:“你家小哥哥,哪天犯到我的手上,我能把他操练半死!”

    我对他无辜一笑:“到时候我觉得你离死也不远了!”

    司筵宴理了他一下黑衬衫,手一伸,严谨言把墨镜放在了他的手上,他把眼睛往脸上一架,转身欲走,我张口问道:“你也去啊?”

    司筵宴嘴角一勾:“我不去,万一你钱不够怎么办?”

    要不要这么高冷霸道总裁?

    “老板给了我钱!”我手指在外面:“老板也说了,你没钱,所以你去干嘛的呀?”

    “玩!”司筵宴惜字如金,丢下这个字,长腿一迈,加快步伐而去。

    我可劲的眨了眨眼睛,问着严谨言:“你老板是不是刚刚鄙视了我一把?”

    严谨言摸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虚汗:“你们娘俩简直就是恶魔,跟着你俩在一起,我心跳加快,感觉都少活两年!”

    “我看你乐在其中,嘴角刚刚明明在笑!”把他老板对我的鄙视,我送给了他,踩着高跟鞋离开。

    全黑的迈巴赫,位子够宽敞,可惜没我的份儿,苏行止坐在中间,左右两边是上官焰和司筵宴,那架势活脱脱的他们就是一家三口,如果我再坐进去,就是一个超级大灯泡。

    苏行止和上官焰对我招手:“妈妈,赶紧进来啊?”

    我连退两步手指着后面:“妈妈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那里太挤,妈妈坐后面那辆车!”

    司筵宴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满意我特别识相,我呢,随手把他们的车门关上。

    上了后面那一辆,严谨言坐在副驾驶上,手中拿着平板,扭头对我道:“我老板刚刚发信息给我,说如果你坐进车子里,我未来三年除了底薪,奖金全无!”

    我愕然,“现在呢?”

    严谨言露出好看的职业性微笑:“奖金翻倍,年假多加10天,谢谢你,苏晚小姐!”

    我对他白眼相对,“按照你们家老板的尿性,如果你把苏行止抱下来的话,奖金翻10倍吧!”

    严谨言笑容一敛,郑重一点头:“苏晚小姐很了解我老板,就是这样没错!”

    手一伸,“得,你还是睡去吧!”

    严谨言没有把头扭过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讲,今天的拍卖会贺年寒先生也会来!”

    “昨天得到的消息,田甜儿去医院打胎,直接在医院闹开了,医院迫于压力,没有给她动手术,这件事情还上了今天的头条!”

    “利用社会舆论,她很聪明!”我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电话,贺年寒未完之语,似乎在向我解释,田甜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严谨言把平板举起来:“的确很聪明,自始至终田甜儿利用社会舆论,就算采访,她也是被打马赛克的,并且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贺年寒先生的保镖吴冷峰身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