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88必发官方 -> 薄先生,请宠我!: 400 清心寡欲,听到没有!

400 清心寡欲,听到没有!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薄先生,请宠我!最新章节        下一章

    萧颂都要被这男人气笑了,腮帮鼓起,猛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三两步冲到男人面前,伸手拽住他脖颈上的领带。

    “文槐序,我说了你不能出院,你身上的伤……你……你想气死我!”

    昨天晚上医生换药的时候还说她照顾的不好,让病人随意下地走动,伤口险些裂开。

    换药的时候,她趁机看了看这男人背上的伤,触目惊心的一片,尽管没有当初的血肉模糊,可那一道道伤疤和还有跟蜈蚣似的针脚,她看一次心疼一次。

    瞧着萧颂气呼呼的小模样,文槐序倒是冷静了很多,垂眸淡淡的看着她,顺着她扯领带的方向垂下头,贴近她:“听话,帮我打好领带,回家一样养伤。”

    萧颂冷哼:“什么回家一样养伤,能有医院条件好,你这伤要每天换药的,人家医生很忙,你难道要他们每天来咱们家给你换药,检查?”

    文槐序看着她,不以为然的点头:“嗯,他们愿意。”

    萧颂又扯紧了手中的领带,教训他的口气:“你这是耽误事儿,人家医生一来一回去家里,一整天都浪费了!”

    “医院都是我的,我想怎么浪费,怎么浪费。”

    某男人语调平平,说出来那话,简直要气死人。

    显然,文槐序觉得自己这样说没问题。

    萧颂脸色一板,踮起脚尖狠狠的又扯了一下男人的领带,努力跟他对视:“文槐序!有钱了不起啊,你准出院!”

    “家里一样养,医院空气不好,嗯?”男人倒是好脾气的听着她的教训,然后不知悔改,一本正经的对她道:“有钱就是了不起。”

    萧颂咬紧牙根:“……”

    她憋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厉害的狠话,索性一甩他脖子上的领带,哼了一声:“文槐序,你……简直……不可理……唔……”

    男人手臂一伸,手臂一伸,扣住了她的腰肢,俯首吻住她的唇。

    萧颂还生气呢,不肯让他亲,摇了摇脑袋躲闪,手都没碰到男人的手臂呢,然后就听到男人似乎闷哼了一声,她就不敢乱动了。

    文槐序趁机抱住她,整个身躯都压在了她身上,吻了她好一会儿才肯松开:“医院的床太小,我回家可以抱着你睡,不好么?”

    这几天,萧颂都是在旁边的折叠床上睡的。

    萧颂一顿,拧眉警告:“医生说了,不准!”

    男人下巴放在她的肩头,声音里透着一股慵懒和笑意:“可是昨天我的小颂说了,等我出院了就……”

    萧颂脸一红,忙否认:“我说的是你伤好了以后!”

    说完,她又愣了一下,拧眉想了想,狐疑的问:“文槐序,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昨天的话,你才闹着出院的吧?”

    男人直起身躯,黑色的眸隔着薄薄的镜片看她,眼底带着高深莫测:“我要说是呢?”

    萧颂脸上的红都红到耳根去了,却严肃道:“文槐序,我警告你,你伤没好,想都别想!”

    “嗯。”男人好脾气的点头。

    “清心寡欲,听到没有!”萧颂竖起小指头,指着男人继续严肃的警告。

    “嗯。”男人继续点头。

    萧颂见他忽然听话的模样,有点狐疑,歪着脑袋问他:“还出不出院了?”

    男人看着她,淡淡的道:“薛天已经办好了手续。”

    萧颂觉得,这男人也是固执的厉害,都说了几百遍了不准出院,他还硬着头皮不松口。

    “那再办回来!”萧颂鼓起腮帮,一脸生气模样。

    文槐序看着她认真倔强的小模样,低低的在心头叹了一声,重新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不办。”

    萧颂拧眉:“文槐序,我说你这人怎么……”

    男人高大的身躯贴紧她,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肩头,声音温柔又委屈:“在家修养很方便,我不想看你来回医院家里两头跑,这样我恢复的更慢。”

    萧颂一顿,意识到原来这男人是为了她考虑。

    几秒钟后,萧颂不知是高兴还是生气,哼了一声:“不要,我每天跑一跑照顾你挺开心的,你就得在医院。”

    “小颂,你再说我要生气了。”文槐序目光暗了暗,声音温温淡淡。

    文槐序这种人,该是喜怒不形于色。

    可他必须要让小颂明白,出院是一定的。

    萧颂往后退一步,不解的看他,拧着眉:“为什么?单单是为了不想我来回跑?”

    文槐序脸色平淡,不露声色的看她一眼,然后就面无表情的坐在了病床上。

    过了几分钟,半晌才平平稳稳的道:“那个霍医生,看你的眼神不对,我如果赶他离开医院,你生气么?”

    萧颂愣了一下,低头看文槐序已经转而偏冷的表情,唇角抽动一下:“你……你是觉得我跟那个霍医生……?”

    “不是,是霍景沉对你,你自然是看不上他的。”某人开口便是蜜汁自信。

    萧颂嘴巴张了张,哑口无言。

    她跟那个霍医生不就见过一次面,这男人在脑补什么?

    “不出院也可以,我让薛天给那个霍景沉办离职。”文槐序的淡淡看她,带着点强势。

    “跟他有什么关系?我……我以后要是再碰见他,我不跟他说话就是了!”

    萧颂觉得某男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文槐序指尖动了动,扬眉盯着萧颂看,眸色晦暗深沉:“我吃醋。”

    萧颂:“文槐序,你……”

    半晌,萧颂也跟着坐在折叠好的病床上,鼓起腮帮哼了一声:“也不怕被醋坛淹死!”

    “淹死了你不心疼?”男人不看她,目光转向窗口。

    萧颂忍不住看他,可真要被他气得半死,还拿他没一点办法!

    薛天“砰”的一下推开门,以为都收拾好了,却发现两人还一个床头一个床位坐着,似乎在……赌气?

    心里一抽,不敢往前一步,只小心翼翼的低声询问了一句:“先生……都准备好了。”

    文槐序倒是没表露出什么脾气,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撑着床起身,低头看着白衬衫上还没有打好的领结,就站在女人面前,艰难的抬起手臂,蹙眉忍着疼,固执的给自己打领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