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88必发官方 -> 宠婚撩人,总裁的小叛妻: 第222章 重见天日

第222章 重见天日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宠婚撩人,总裁的小叛妻最新章节        下一章

    挑高的宴厅设计。

    回形楼梯的深处,姜丰年第n次变换姿势,靠在壁纸装饰的墙上,百无聊赖的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样子。

    第n次睁开眼睛,他无语的看向背影笔直的男人。

    “三哥啊,嫂子让别的男人拐跑了……”

    “三哥啊,你什么时候回家……”

    “三哥啊,我好困我先走了好么……“

    “我要让于双双一个月都好不了,你能做到么?“

    霍靖沉忽然开口。

    冰凉的面色转过来,黑眸深邃的仿若阎罗。

    姜丰年浓眉抖了抖:“要这么狠么?我开的药,足够让她半个月没办法出门,你还要再加量?会出事的啊哥……”

    “会死么?

    男人抿着薄唇,很是凉薄的样子。

    “死倒不会……“姜丰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但是会伤元气的啊,而且于双双可不是善茬,做的过了她会察觉的。”

    “察觉了又怎样?我会让她即使有怀疑也只能憋在心里,自己受着。”

    霍靖沉的声音,淡极了。

    可却不知为何,让人听着有丝沁骨的寒凉。

    “阿沉,她与你一路成长。不管她做什么,对你却是痴心不二的。“

    姜丰年觉得,这人的心可真冷,真硬。

    于双双做事,纵然目的性太强了些,可说到底也是为了追求所爱。

    于公于私,她并未做过任何伤害鼎丰集团,伤害霍家的事情。

    只是为了架空她,便如此残冷。

    说是医者仁心也好,说是大家从小到大积累有一定的感情也罢,姜丰年总是觉得,于双双不至于被如此对待。

    哪里想到,霍靖沉抬首。

    冷哧一句:“她错就错在痴心不二。”

    集训营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若不是于双双所谓的痴心不二,霍连侨也不致于为了巴结于家,而作出如此妄动之举。

    这十多年来,霍靖沉在霍氏家族的上位不可谓不艰辛。

    霍家的那么些叔伯兄弟,也不是从来就如现在这般和睦。

    即使如今的和睦,也大多时候是维持在表面上的。

    作为长辈,他们并不乐意屈服于一个晚辈之下,只是时势造人而已。如今在霍家,他能供给他们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们是不得不屈服。

    不仅仅是集训营的事儿。

    事实上这么些年来,因为于双双,他不得不在母亲哀求悲戚的目光中去应对那份所谓的感情。

    时间越是久,他的抗拒心理就越强。

    特别是有了顾西以后……

    霍靖沉的心思,姜丰年多少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今天晚上他的火气特别旺。

    想起垃圾桶的那盒药,姜丰年到底没忍住,笑道:“你这是把对顾西的火,转到于双双身上去了?”

    怪不得姜丰年这么想。

    他对顾西非常纵容,甚至连集训营那样的地方,都愿意让顾西涉足。

    作为丈夫,他一直想让顾西生个孩子。

    甚至为了这个目的,不惜拉下脸皮来找自己拿促排卵药。

    然而非常讽刺……

    顾西从始至终背着他在吃避孕药。

    依他的脾性,他没有当场将顾西掐死,已经出乎姜丰年的意料了。

    不过也对,他再如何生气,也是舍不得处罚顾西。

    不能处罚,心里压抑的火就散不去。

    然后出来看见于父与霍连侨那些人套着儿女亲家之类的近乎,便是逆了他的鳞。

    刚刚在楼下送完礼的温越过来。

    轻轻颔首算是跟姜丰年打了招呼,便迈步到霍靖沉跟前:“先生,人到了,我们先走?”

    霍靖沉没吭声。

    但他却侧眸,扫了扫姜丰年:“一个月,明白?”

    如此慎重又严肃的样子,让姜丰年直觉的认为,此事关系重大。

    以致,他不假思索的便是点头:“知道。”

    霍靖沉这人,残冷归残冷,但凡决定的事情,也都是势在必行。

    或许姜丰年理解不了。

    但身在高处,他自有他的无奈。

    尤其还是如此混乱的局面下……

    他永远都不知道,那些表面阿谀奉承的亲人家人,说不定哪天就联合外人,然后在他的背后狠狠的捅一刀!

    毕竟职业有区分。

    姜丰年不懂的区域,温越却懂的很。

    叶暮庭卷土重来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先生有多爱顾西,便有多忌惮叶暮庭的出现。有多忌惮叶暮庭的出现,便有多渴望有什么绝对的优势能够绑住顾西一辈子。

    他如此骄傲的性子。

    为了能让顾西神不知鬼不觉怀上孩子,不得不去找姜丰年。

    为了能让顾西毫无抵触的服用促卵药,不惜让梅姨配合每天混着燕窝盯着顾西喝完。

    有于双双在的一天,他就永远都没有资格去要求顾西。

    知道说服不了顾西的心甘情愿,便只能出此下策。

    然而,到头来却发现,所有的想法,都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也罢……

    既如此,又如何能强求。

    温越懂,先生此刻的心有多伤。

    先生用鼎丰集团的流动资金铸造了一个全新的公司,在晋城异军突起。

    利用这个新公司,他给叶氏集团带去了好几单大买卖。

    这个买卖,非同一般。

    万不能让于双双知晓半分。

    所以,架空于双双在鼎丰的权利,势在必行。

    先生正苦恼不知如何打破这个缺口,让于双双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带薪休假,赶巧,于双双病了。

    这算是冥冥中的安排,不容错过。

    别说是让她一个月出不了门了,只要用些药,便能让她的身体持续虚脱,就算是两个月三个月,又何妨?

    不会死人就好。

    毕竟这世道,如果先生不把人玩死,便有多的是人将他,或者他在乎的人玩死。

    如果所有的事情能够预期发展。

    那么,十多年前的困局便可彻底打开。

    霍连钦可以得到平反,顾世友也未必不能重见天日。

    身为霍家的长子长孙,先生的家族使命非常重,若是哪里稍有不慎,赔掉的绝对不仅仅是他的性命。

    从前他为霍家而活。

    遇见顾西,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欲*求。

    他如何心狼,如何拼命,很大的因素,都是想要完成顾西渴望同顾世友重聚的心愿而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