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第九百零八章 魏府来人

第九百零八章 魏府来人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下一章

    苏清欢嘱咐白苏,就是今日曹溦上门,也只当寻常,别让陆弃知道她的求亲之意。

    但是她们不说,有人说。

    过了不到两日,陆弃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好,道:“你大哥今日竟然跟我说干脆让阿妩嫁给苏朗,他多大的脸!”

    平时的时候叫“大哥”,“你大哥”,分明是很生气了。

    苏清欢知道他不是对苏明俊有意见,而是只要听到有人提起阿妩的婚事,他就这种“你们这些垃圾竟然敢觊觎我女儿”的样子。

    她也不理他,这种情况下,让他自己吐槽一会儿就好了。

    “苏朗个子还没有阿妩高,每次见了我,我还没说话,他都快哭了……”

    “读书好有什么用?书呆子也不少……”

    苏清欢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等他吐槽差不多了才递给他一块西瓜,“说累了吧。”

    陆弃见她漫不经心的模样,狠狠瞪了她一眼。

    苏清欢摊手:“我也不同意。”

    陆弃“哼”了一声,“旁的事情你做主,阿妩的婚事,我不点头,谁说话也没用。”

    “是——”苏清欢眨巴眨巴眼睛,“知道那是你的心头肉,小乖乖,我是比不上也不敢比的。我饿了,吃饭吃饭。”

    幸亏就生了一个女儿,要生十个八个,现在她的地位都得低到尘埃里。

    她病了几日,陆弃没能近身,现在终于好了,像脱缰的野马,自然要好好挞伐一翻。

    苏清欢面色酡红,眼神迷离,被他带到了天堂,久久回味无法醒来。

    “等等睡,我抱你去洗洗。”

    温热的水缓解了身体的酸软,可是也唤醒了男人的欲、望。

    又一次后,苏清欢被陆弃抱在怀中,靠着他宽厚的肩膀,昏昏欲睡。

    “几年前就开始说我老了,结果现在是不是还能让你满意?”陆弃摸着她光洁的肌肤,不无得意地道。

    “满意,满意。”苏清欢连翻白眼都懒得翻了,“求求你快让我睡觉吧。”

    “不急。”

    苏清欢知道不用大招无法脱身,“哼”了一声道:“我可是大病初愈的人,有点人性好不好!”

    陆弃果真不再动她,用大棉巾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后才抱出去,小心翼翼地替她绞头发。

    苏清欢临睡前还不忘说他:“都跟你说了别在浴盆里闹,头发湿了还得你麻烦。”

    “我愿意伺候。”

    苏清欢打了个哈欠,翻身呼呼大睡。

    “呦呦,呦呦——”陆弃小声唤着她。

    苏清欢只觉得自己刚睡着就又被他拍了脸喊叫,以为他又想求欢,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扇飞他的手:“滚!”

    早晚有一天,她要被他弄死。

    陆弃犹豫了下,对外间等待的白苏道:“你去找蒋嫣然,让她去。”

    白苏为难地道:“将军,旁人就罢了,是魏夫人让人拿着夫人的手帕来求的,肯定是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是耽误了,以后夫人和魏夫人,还如何相处?”

    已经下半夜了,大欢却连夜让人上门喊苏清欢救命,说是府里有人发了急症,请她务必去。

    大概害怕被拒绝,还特意附上了相识之初苏清欢送她的帕子。

    十几年前的东西,妥善保管着,可见多么珍视和苏清欢的情谊,也可见,现在她求救的心情多么迫切。

    白苏对苏清欢了解至深,知道现在拒绝,等她醒来之后怕是会十分不安。

    陆弃也明白,后悔今天晚上有些放纵了,便耐着性子小声道:“呦呦,快醒醒,有事找你。”

    苏清欢听得迷迷糊糊的,但是脑子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下意识觉得陆弃在撒谎求欢,便不理他,继续纵容自己呼呼大睡,同周公进行深入约会。

    “夫人,”白苏在外面等急了,不由提高声音唤道,“有病患急症求医了。”

    苏清欢几乎立刻坐起来,眼神还是茫然的,嘴里却道:“哪里,患者在哪里?什么急症?”

    陆弃看得好笑又心疼,伸出双手搓搓她的脸道:“醒醒,是魏夫人派人找你。”

    苏清欢理智慢慢清醒,皱眉道:“谁?大欢找我?”

    “嗯。白苏你进来说。”

    白苏进来,一边伺候苏清欢穿衣服,一边跟她说明情况,脸红地假装没看到她身上不容忽视的痕迹。

    苏清欢自己拢好衣襟,道:“救命?救谁的命没说清楚?”

    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

    白苏道:“没说。”

    “你先穿衣服,准备药箱。”陆弃道,“我出去叫上侍卫,一起护送你过去。”

    这件事情确实透露着诡异,他自然放心不下,要跟着过去。

    “嗯。”

    因为着急,苏清欢直接和陆弃一起骑马往魏府而去。

    门口原本影影绰绰站着一个人,可是等他们近前,人似乎又进去了。

    苏清欢满腹狐疑,小声问陆弃:“鹤鸣,可是我眼花了?我刚才怎么觉得这里站了个黑影,转眼间就不见了?”

    “你没看错,刚才那人是魏绅。”陆弃沉声道。

    这是怎么回事?苏清欢一头雾水。

    下马之后,魏府的管家上前迎接,行礼后急得直搓手道:“苏夫人,您总算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除了守门之人,只有他一个人,后面一个仆人也没有,整个府里也沉浸在一片黑暗寂静之中,令人心惊。

    苏清欢下意识地抓住陆弃的袖子。

    陆弃不动声色地拍拍她的手背,对管家道:“怎么回事?”

    管家看看他身后带的人马,咽了口口水,艰难地道:“是后院之事——”

    苏清欢以为他会说不许陆弃带人进去,那这种诡异的场景,她也不打算进去了。

    可是他说:“但是将军也不是外人,各位兄弟也一起请进,只别进二院就行。”

    说话间,柏舟匆匆赶来,行礼后对陆弃道:“有劳将军和苏姨母,将军请随我外院叙话。管家,你带苏姨母到母亲屋里。”

    这是打的什么哑谜?

    苏清欢正在犹豫间,就见陆弃身后跑过来一个侍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陆弃的脸色,瞬时变得有些奇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