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234章 还带回收系统吗

第234章 还带回收系统吗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为什么这些事,都不肯放过我呢?”

    她真的好累,就仿佛摇摇欲坠的站在悬崖边缘,随便一推,就能沉沦在茫茫无边的大海里。

    叶一心的这种状态令叶舒荨感到很害怕,将她抱得更紧了,嗓音也跟着有了哭腔:

    “姐,那我们就像上次那样,远离掉这里,会有办法的,这个世界上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

    你别这样,我心疼,姐,我就你一个亲人,你别把我丢下。”

    叶舒荨原本是安慰她的那个人,可到头来,她却哭的比自己更惨。

    “对不起。”

    这次换叶一心擦掉了眼泪,捧起了妹妹的小脸,认真的安抚着她,“把你吓到了,我不会离开你,怎舍得扔下你。”

    有了她的保证后,叶舒荨这才放下心。

    她整个人都埋进了叶一心的怀中,小脑袋来回蹭着,泣不成声,“姐,我们不要了,熬过这一劫难,以后谁给我们的糖我们都不要了。”

    “好。”

    叶一心轻扯开唇,笑的有几分苦涩,话虽安慰,可真能如想象当中,那么轻易的做到吗?

    ……

    虽经历了这一场闹剧。

    但唐时的婚礼依旧会照常举行。

    就在婚礼的前一天,叶一心却接到了来自乔北的电话,约她在咖啡馆里见面。

    原本,她是不想去的,可乔北也不知怎么回事,口吻异常的坚定,甚至还说如果她不来,他就等一个晚上不会离开。

    叶一心被逼无奈,只能打了一辆车赶去赴约。

    乔北早已经在咖啡馆等候她很久了,一见到她,脸上就露出欣喜的笑容,赶紧对她招手:

    “一心你来啦,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就喝白开水就好。”叶一心在他对面坐下,将包放在大腿上,郑重的直视着他,“我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的,相信你叫我来,也绝对不会是单纯的请我喝饮料。”

    “其实是关于时哥。”乔北修长的手指搅着杯子里的拿铁,嗓音沉重。

    “是吗?”

    叶一心面色冷凝下来,看着他,眼里多了讥诮的笑容,“他都已经把我逼成这种地步,还想怎样,非要让我在三天后的婚礼上哭天喊地,当着各个媒体们的面,哭诉我这悲惨的情史吗?”

    说到最后,她自己都不由咧开唇,好笑出声来。

    她宁可死,也绝对不会这么做。

    乔北见她情绪这么激动,深叹了口气,耐着性子安抚着她,“一心,我这次不是想与你争吵。

    我是想告诉你时哥的这几天并不好过,他把自己当成铁人似的,每天忙于工作,空闲下来就去酒吧喝酒,合过眼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他身上的鞭伤才刚刚痊愈了一些,又这么折腾,你觉得他的身体能承受的住吗?”

    “关我什么事情?”

    叶一心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服务员会给每个吧台送来的热水杯,面色冷漠道,“又不是我让他去酒吧,他就算喝坏了自己的身体,也是他作茧自缚。”

    “可他却是因为你啊,你就不能去看看时哥,多说些好话来安慰他?”乔北加重了音节。

    又来!

    叶一心只觉得很好笑,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解释道:

    “乔北,你是唐时的手下人,自然会帮他说话,但你必须要明白,是他先利用我在先。”

    当她是垃圾桶?还带回收系统吗?

    说完,她就拎上了包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乔北凝视着她的背影,脸色渐渐阴沉下来,那放在桌子上的拳头也在渐渐攥住:

    “可时哥利用你是有原因的,你有没有想过,以唐朗这丧心病狂的性格他会绑架你,来要挟时哥妥协!”

    闻言,叶一心的脚步微顿,耳朵不禁变得敏锐起来。

    “当初在别墅里,我同样也不能理解时哥的做法,可后来他跟我说你们的分开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他必须要让唐朗深知,你在他心中根本不重要,他才不会对你动手,不然若真威胁了起来,不仅仅是你,时哥将会更惨!”

    你们的分开——

    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听着乔北交代的话,叶一心的脚步有承受不住的倒退,瞪大了眼睛。

    乔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旋即,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其实时哥对你的爱根本就没有变过,只是在感情上他太傻了,才会想着用这种方式来保护你。

    我是他的身边人,每一次当我看他自己时,都不好过。”

    叶一心的脑子‘嗡’的一声空白,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低着头,脚步仓皇的离开。

    从头到尾,她都再也没有跟乔北说过一句话。

    而乔北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也不知道叶一心将他的话听进去了没有。

    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通的费口舌,是不是在白浪费着力气,他们会和好吗?

    ……

    在街头打了一辆车回家。

    砰——

    叶一心将门给重重关上。

    今天叶舒荨有晚班,所以家里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叶一心那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和委屈,都在这刻化成了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淌。

    她的身体无力的顺着门板滑落,跪坐在地上,手指紧捏着心口处的衣服,牢牢地,又用手重重捶打着,似乎要将那股窒息感给驱散开。

    可却是无济于事。

    于是,她从酒柜里翻出了叶舒荨储存的啤酒,启开了盖子,一瓶一瓶的白开水似的,往嘴巴里惯着。

    喝到她头脑发晕,灌到胃里像堵塞了棉花,只想找个地方大吐特吐时,她才肯停下来。

    好不容易忘了唐时一点点,这时,隔壁邻居家又放起了音乐:

    “我活了,我爱了,我都不管了,心爱到了疯了,恨到算了就好了,可能的,可以的,真的可惜了。”

    这首歌,恰好是叶一心熟悉,且很喜欢的一首歌。只不过如今听到这首歌,却很扎心。

    她修长的手指紧攥着酒瓶,视线渐渐朦胧,忍不住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幸福好不容易怎么你却不敢呢,我还以为我们能不同于别人,我还以为不可能的,不会不可能……”

    唱着唱着,她的音节就哽咽了起来,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似的,不停往下掉落。

    心仿佛已经被撕成了两半,疼,疼到了难以忍受。

    她以为自己像正常人那样上班,生活,就都放下的差不多了,从此以后,她可以接受生命中,没有一个叫唐时的男人出没。

    可当这段感情发生了转机时,她发现自己的心依旧会动荡不安。

    原本有条不紊安排好的生活,再一次被打破了平静。

    叶一心望向了桌子上放的那把水果刀,盯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来,将匕首拿起来,放在了掌心中。

    她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刀的把手,而后,她将匕首最锋利的那头抵在了手腕上。

    像是得了痴心疯一样,眼底里席卷着疯狂的恨意,脑袋里有一个小恶魔在她耳边,劝告着她:

    割下去吧。

    一了百了,这样就再也没有任何事能打扰你,这样你就解放了。

    叩叩——

    就在她快要下定决心时,忽然家里的房门被敲响,她着实被吓了一跳,手中的水果刀‘咔嚓’一声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大门又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是叶舒荨回来了吧?

    叶一心不想让妹妹看到自己这幅落魄的模样,赶紧缓过神来,用手擦拭掉脸上的泪水,而后,又将桌子上的空酒瓶都导倒入了垃圾桶中。

    但还未全做完,房门就‘咔嚓’一声响被打开。

    咔咔——

    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很有节奏的走进来。

    叶一心失怔:这不像是叶舒荨,反倒像是个男人。

    该不会是他吧?

    她心里正揣测着疑惑,忽然那道脚步声加快,而后,一个健步直奔到她的身边。

    “一心。”

    男人捏紧了她的肩膀,力度极重,醇厚的嗓音像被封置了百年的酒,“你还好吗?伤哪里了?”

    “我……我没事。”

    叶一心有些尴尬,她藏了心思,随便扯了个理由,“我是想拿刀来切水果吃,不小心掉了而已。”

    “你喝酒了?”

    男人看到她红润的脸,以及垃圾桶的啤酒瓶,理智的判断出来。

    叶一心被他问的冷汗直冒,绝不可能让他知道自己是在为他买醉,直道:

    “我最近在写一个新闻稿,用酒瓶来助力,这样我就会多一点灵感。”

    可唐时看着她的眼眸异常复杂,他冷哼了声,“叶一心你的话能骗我的,但你的表情骗不了我。”

    说完,他的眸光就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见的确没什么磕伤,又去还抓住了她的手!

    那指腹从手腕上一划而过,原本是不经意之间的动作,可却引来了叶一心极大的反应。

    唐时是从寒风赶过来,被冻得冰冷的手还未缓过来热气,冰凉的温度令她想起了匕首搁置在手腕上的触感。

    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那般,赶紧抽了回来。

    她的脸色也一点点冷下来,口吻不善,“唐时,你以为你是谁啊,什么闲事都想管?”

    “我是担心……”

    叶一心冷笑连连,“担心?你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太晚了吗?

    还有,你是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叶舒荨给他不可能,莫非是把她绑架了,一想到妹妹会手上,她的情绪就激动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