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田园甜宠:农家小医女: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田园甜宠:农家小医女最新章节        下一章

    陶华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在强装镇定?

    “栽赃?陆大夫口口声声说我栽赃,那你又有什么证据呢?再说了,这个人都穿着你们回春堂的衣服。不该不认识吧?”

    陶华见陆大夫还不肯承认,故意拉长了音,戳破了他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哦~我知道。你是想让这个人做替死鬼,把你干的那些事全都担了,自己不就没罪了?没罪了也就不用杀头了,反正只是别人丢了一条命,又不关你的事。”

    即使陶华说的是真的,陆大夫也不会承认的,至少在外人面前不会。至于心里想的是什么,只要自己不说谁会知道?

    “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偷的回春堂的衣服。”

    “不过,既然陶大夫帮助抓住了这贼人,我定要好好的审问审问他!”

    “别动!要不然我手一哆嗦,不知道会拿到谁的小命!”

    大牛用膝盖顶住了陆大夫的胸口,那只大手已经来到了他的脖子上。

    陆大夫能感受到大牛腿上的力量有多强悍,就连那只长满了茧子的大手,就像座大山一样,压在脖子上抬不起头来。

    “你,你不敢!杀了我,你们都要坐牢的!”

    陆大夫嘴上是这么说,可他还是怕了。保持着姿势一动不敢动,直到大牛把那伙计踢到了一边。

    “杀你,我们为什么要杀你?你不是说这个人是偷衣害人的贼人吗?我这就带他去官府里坐牢。我想府衙里的大人,一定比陆大夫更要公正些。”

    陶华的讽刺听入陆大夫耳中,如同钝刀杀人。

    他怕了。

    刚才想着是先把人给扣回去,待会再审问审问有没有全招出去?没有的话,人还留着。要是说出去的话,一不做二不休处理干净了。看他们还有没有证据!

    现在可倒好,如果人被他带去了府衙里,那还不得全都露馅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还嫌害的我们不够惨吗?非得逼得我们关门活不下去了,才肯甘心吗?”

    呦,这就急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陆大夫,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一个秉公执法的好老百姓,做了什么让你们活不下去的事儿了?”

    “再说了,你不都指证他了吗?我也是在为你除去一大祸害呀!”

    陶华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踢了踢被大牛按住的伙计,“哎,陆大夫说你不但偷了回春堂的衣服还陷害他,等你死的时候别说不知道犯了什么错。”

    这又是死又是要坐牢的,早就把伙计吓坏了。现在的他恨不得没有陆大夫干过那些事,也不至于有今天这种地步。

    “陆大夫,你不能见死不救过河拆桥啊!我做的那些事,还不都是你让我干的。”

    “就连这几个卖药的,也是你说先把他们骗过来,到时候再降价收了他们的药。这些事你都不记得了吗?”

    “姓陆的,你……”听到伙计这么说,气得贩子们恨不得一人一脚踹死他们完了!

    “都给我闭嘴!说,是谁让你陷害我的?这些事又是谁让你干的?”

    陆大夫没想到事情竟然来得这么快,刚才吐口服软还以为陶华会放过他。没想到,他们竟要斩草除根!

    “听见没有,陆大夫说你这是在陷害他。这可是大罪,活不了的。”

    陶华故意刺激伙计,让他拿出证据来证明,要不然马上送到衙门里受罚。

    果然,伙计接下来的话让陆大夫看到了什么叫铁证如山。

    “我没有说谎,我有证据!你们给我解开绳子,把证据拿出来,就知道我没有陷害他了!”

    陶华当然知道伙计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她想要让姓陆的绝望,就得当面把证据拿出来,甩在他的脸上。

    “哦~有证据啊。”

    “你你你……那,那是假的,假的!我根本就没有做那些事,从哪里弄来的证据!”

    陆大夫嘴上这样说,心里可是在噔噔跳。还在琢磨着,到底有什么证据落在他的手上?

    大牛背对着陆大夫挡住了他的视线,解开了伙计的绳索,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小块儿碎银子,和一封信。从伙计手里接过来,一并交给了陶华。

    陶华的那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陆大夫。接过大牛手中的信来,在陆大夫面前晃了晃,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揣在了怀里。

    “这封信来的可真够及时的,正好能够救了你的命。”

    伙计听到陶华这么说,灰暗的眸子瞬间发出闪闪亮光,激动地说,“我,我就说我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坏人是他!”

    被伙计指着的陆大夫大惊失色,脚下不由地往后倒退去,顶在了墙上才想起来,不能让陶华把那封信递到衙门。

    “我……”

    “陆大夫还想说自己是被陷害的?”

    “不不不,没,没有陷害……陶大夫,我……”

    到底该怎么办?

    我真的要像这个毛头小子低头吗?

    陶华见陆大夫似乎还在犹豫中,为了帮他下定决心,带上伙计头也不回的就往衙门里走。

    陆大夫急了,绕道陶华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一狠心,一咬牙,求饶道。

    “陶,陶大夫高抬贵手啊!我我也是被逼的!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很仰慕您了,要不是他们找上门来非得让我做下错事。我……我也不会干那些事啊!”

    陶华打从心里鄙夷这种人,没骨气没底线,只要能满足他的欲望,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哦?这么说,陆大夫也是冤枉的?”

    “是是是,我也是被冤枉。”

    陆大夫这句话说出口,不止是贩子们看不起他,就连回春堂的那些伙计们也觉得自家掌柜的有点丢人。

    刚才还神气十足地摆架子,别人说了几句话,就低眉顺眼到这种地步,回春堂的脸都丢尽了。

    “掌柜的……!”

    陆大夫现在根本就听不进去,在脸面跟保命之间,谁都会选择赖活着。

    陶华假装信了陆大夫的话,“既然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那我也不会为难陆大夫的。这样吧,你把他们陷害济世堂的证据拿出来,这件事就跟你无关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