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农女为凤:夫君是条龙: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同族……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同族……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农女为凤:夫君是条龙最新章节        下一章

    在海底遇上不少不是中心城的水族的龙梓晨,毫不费劲的就把那些虾兵蟹将给废了,稍微有点战斗力的大章鱼也让他给撕成了碎片。

    而玄烨收到消息之后则是在中心城附近巡查了一番,他不觉得一个装模作样的人能打的过凤毓召出来的那些人。却没想到那人能控制水族,要真换一个弱一点的阁主夫人,她估计现在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然而没有如果,被打的眼冒金星的是那个冒充龙梓晨混进来的人。

    凤毓很奇怪这家伙怎么能在几百巴掌下保持龙梓晨的脸,她伸手在人脸皮边拧了拧,并没发现什么破绽,手上却有一些面粉一样的东西……

    “呵。”凤毓把没喝完的水泼在了那人脸上,拿着锦帕用力的糊了一通。看见人脸上的痕迹淡了很多后,她笑了:“果然。”

    化妆比贴上一层伪装要简单,因为贴伪装的话还要在伪装的脸上化妆。化妆也要难发现些,面部表情也会更加自然。让凤毓好奇的是这人用的什么化妆粉,竟然遇到水后还要用力擦很久才掉,而且不怎么伤皮肤。

    看见人的脸跟龙梓晨的显然不一样之后,方齐更加恼火的揍他,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家伙,死了就死了罢。

    在龙梓晨着急忙慌进门后看见的就是敌人被胖揍的场景,而他媳妇优哉游哉的在一旁喝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见他进来,凤毓还笑眯眯道:“梓晨,你都不知道,这家伙方才还想欺负我来着,让我给揍了一顿。”

    龙梓晨默了一会,叹了口气走过去紧紧抱住凤毓道:“是我的错。”

    凤毓眨了眨眼,一脸无辜,“这人恢复能力很快,还能压制水族的人,小齐差不多没力气了,你替上去?”

    龙梓晨满肚子的话咽了回去,眼下确实不是说话的时候,他应下后一脚踹在被扇成猪头的人身上,在人飞出去的瞬间用水球包裹了起来,那些让他压制的水族这才恢复正常,并齐刷刷的跪在地上请罪。

    “不怪你们,此人有一丝青龙族的血脉,下去罢。”龙梓晨刚感知到的时候也有点奇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父亲是不是背叛了母亲。

    因为他感知到的是一条年轻的龙,比他的年岁要大上一些,是不是父亲在外面有什么红颜知己啥的……可如今凑近后一看,他们之间的气息相差太远,跟龙父倒是有一些相似,有亲戚关系,却绝对不是亲子关系。

    “是!”

    房间里只剩下凤毓、龙梓晨和在水球里的那人,说是敌人都抬举他了,愈合能力再强大,实战能力这么弱也不行,一招就把人给废了。

    “小毓,你没事吧?”龙梓晨见属下们都下去了,忙不迭的拉着媳妇上下察看,确定真的毫发无损后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凤毓任他察看,随后看向水球里的人,笑吟吟道:“不过么,他好像不太好。”

    被扇了那么多下,那人早已没了先前的神气样,他只是很奇怪,为什么龙梓晨回来的那么早,而且他的下属为何迟迟没到,都等到花谢了也没个人影,哪怕是来一条鱼也好呐。放出那么多的狠话,结果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同伴全部没来,这是多么心塞的事情。

    要说心塞也的确是蛮心塞的,就凭凤毓现在这样,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对方太强大的话,她肯定不敢轻举妄动,可只有这家伙一人,那就怪不得她了。意思就是说,只要那人在龙梓晨回来之前,成功把小弟们招呼出来,赢的是谁还是未知。

    抓住凤毓的话,用来要挟龙梓晨是再好不过的,那人一开始也有这种想法,还特意打听了凤毓的实力。但是……说好的一个在山沟沟里长大的柔弱穷女孩呢?这特么下手也太稳准狠了,要他说,一般的杀手都奈何不了她。

    还以为只是来抓一个弱不拉几的孕妇,结果碰到的是一朵霸王花,还能不能好了?!能不能让他愉快的做个反派?

    “他有没有事我管不着,你没事就好。”龙梓晨不在意的瞥了那人一眼,对这个远房亲戚没什么好感,甚至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把这家伙弄死。这人的青龙血脉已经很稀薄了,连化形都做不到,更别说御水。

    凤毓看着在水球里似乎有些憋闷的人讶异了一瞬,“这不是水族么?怎么还会怕水?”她以为在水里,这家伙能得到更好的恢复,如今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很稀薄了。”青龙族对水族的威压很严重,龙梓晨平日里还得小心翼翼的释放极小一部分让不听话的人乖乖听话,这家伙虽然血脉稀薄到化形都没办法,可谁让他有青龙族的血脉?所以全力而为,让水族听话也不是做不到。

    “那他会不会憋死?”凤毓看见那人怕水,非但没想着救人,反而饶有兴趣的一手撑着下巴看戏,好似在她面前那个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只蚂蚁。

    龙梓晨静静的看了一会,微蹙双眉道:“或许。”

    “呜呜!”那人掐着脖子额上青筋爆了出来。

    这人会不会死?当然会,可要多久才能淹死就不知道了。毕竟五脏六腑损坏了还能自动愈合,那愈合能力现在无疑是一种折磨,真的可以算得上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凤毓想起这人之前对她说的话,好笑的对龙梓晨道:“他还说让我生不如死呢。”

    闻言,龙梓晨的眼眸暗了暗,收缩了水球,里面的人被无形的力量合成了虾状,而那水球还在缩小,凤毓清晰的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在要把人挤成肉球之前,凤毓淡道:“算了,别把人弄死了,中心城可能出了叛徒,咱们问清楚再说。”

    “好。”龙梓晨让他的头暴露了出来,冷冷的看着他道:“叫什么,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来海城,谁让你来的?谁在海城接应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