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大清首富: 第一百三十七章初婚

第一百三十七章初婚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大清首富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吴承鉴呵呵一笑,喷着酒气把叶有鱼平放在了床上,伸手解她衣服,摸她脖颈,却觉得叶有鱼全身僵硬,又见她双眼紧闭,紧张得不行。

    吴承鉴心道:“这时拿出些手段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太没意思了。”轻轻在叶有鱼的耳垂上亲了下,用喉咙出气的声音笑道:“好啦,逗你的了,睡吧。”

    叶有鱼有些讶异地睁开眼睛,见吴承鉴已经平躺在自己身边,也已经闭了眼睛,忍不住道:“不……不是要行礼吗?”

    吴承鉴也不睁眼,只是嘴角微笑,伸手在她身上的被子上轻轻拍了拍,便不说话了。

    叶有鱼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眼神收了回来,望向床顶,忽然觉得耳朵边刚才被他亲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热。

    一时间万般思绪飘过,然而因为太乱太多,最后就变成了一片混沌,不知不觉就睡了。

    ——————

    这一觉叶有鱼竟然睡得十分安稳,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复平躺,而是侧身偎依着吴承鉴,被窝里温暖舒适,她却大感羞赧,赶紧抽回手来。

    这一下吴承鉴也醒了,睁开了眼睛,瞥见叶有鱼的情状,就料到出了什么事情,笑道:“是不是做梦梦见跟我行周公之礼了?”

    叶有鱼啐道:“什么跟什么!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身上热,我才……我只当是个枕头、被子。”

    吴承鉴笑道:“原来娘子睡觉的时候有这个习惯啊,那我以后就当你的枕头、被子可好?”

    叶有鱼只觉得心头像被一根头发挠中一样,又痒又酸,然而她马上就恢复了冷静,说道:“昊官,既然我们成亲只是一笔生意,那你要行周公之礼,我会随你,你要我替你生孩子,我也会尽力。但你……你若是对我无心,以后别老拿这些风话来撩我。我不想自己被当作别人的替代,彼此不过界,你逍遥些,我也舒服。”

    吴承鉴哦了一声,便也淡了下来。

    叶有鱼看看外头的阳光,怕已经日上三竿了,道:“不行,这时候,要去敬茶了吧?”

    吴承鉴道:“我们家规矩没那么大,你别那么紧张。”

    却还是拉开红帐,摇了铃,外头的光透了进来,他一起身,被子也拉了下来,叶有鱼昨晚衣扣半被解开了,睡梦中脱落,刚才在被窝里没有发现,现在只觉得胸口一凉,吴承鉴一转头,但见玉体如酥,正要笑说她两句,忽然瞥见叶有鱼胸口的伤痕,叶有鱼已经察觉走光,赶紧遮住。

    吴承鉴皱眉道:“这怎么回事?”

    叶有鱼道:“没什么。”

    吴承鉴怒道:“这是新伤!谁做的!”

    叶有鱼道:“也过了好些天了,都已经好了。”

    这时春蕊、冬雪已经进来,叶有鱼赶紧披好衣服。春蕊和冬雪却已经瞥见了些许春光,却只当没看见,服侍了少爷少奶奶梳洗,吴承鉴道:“你叫冬雪?”

    冬雪忙应道:“冬雪见过昊官。”

    “昨晚已经见过了。”吴承鉴道:“你家姑娘能把你带过来,显然是个得力的,呵呵,刚好叫冬雪,我房里的丫鬟往后就凑齐四季了。”对春蕊道:“她的份例,就比照秋月吧。”

    春蕊应了声是。

    吴承鉴让春蕊去吩咐准备早点,却没让冬雪出去,春蕊出去后,吴承鉴忽然问道:“你家姑娘胸口的伤是怎么回事?”

    冬雪啊了一声,看向叶有鱼,吴承鉴喝道:“看着我回话!”

    他毕竟是曾让叶大林都寝食难安的人,这一施压,冬雪再不敢隐瞒,跪下道:“是我家……叶家老爷踢了的,踢了两次。”

    吴承鉴脸上就如同蒙上一层乌云,这时春蕊已经进来,他就没说什么了,却像是硬生生将要爆发的火山给暂时压了下去。

    昨晚明明已经说好这场婚姻是一笔“生意”,但看见吴承鉴为自己发怒,不知怎地,叶有鱼心间忽然出现一股莫名的涌动,从小到大,也只徐氏在乎过她的死活,却从来不曾有一个男子为了自己而发怒。

    她低了头,当下也不言语。

    两人一起用早点,吃饭时吴承鉴道:“我爹是很好说话的,大嫂则喜欢懂规矩的人。但你也不用太拘谨,等熟悉了他们的心性,你就知道在这个家里头日子很好过。至于这房里头,要做什么都随你便,我这屋里没什么规矩。但春蕊是有功劳有苦劳的人,我跟她说话也都给三分敬重的。夏晴曾为吴家冒过奇险,护光儿立过大功,所以大嫂那边对她也与别个不同,只要不犯大过错,平时就随她折腾。秋月是个老实堪用的,若有什么事情你交代她办多半妥帖。其余小丫头片子随你使唤。若不中意也任你打发。”

    叶有鱼一听便明白了:说春蕊“有功劳有苦劳”,那是说春蕊是处理宅里“公事”上的好手了。至于夏晴多半就是昨晚那个敢笑吴七的丫头了,“原来是立过大功,怪不得如此。”然而又想:“他这么说,是真的就把这屋里头的大权都交给我了么?”

    她从小到大被人苛待惯了,总要付出二十倍的努力,才能得到普通人一半的收获,若是好处得来的轻易必有后患反扑,所以对没什么理由地就得到的权力与好处,既感意外,又不大敢相信。

    吴承鉴房里的吃食真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不过这时已经快到中午了,他就没吃多少,随便扒了两口,就将冬雪叫到旁边小房间里问话,好一会才出来,出来时脸上带着煞气。

    叶有鱼有些担心,却就听吴承鉴说:“换了别人,我能把他弄死!”

    叶有鱼呆了呆,随即明白了这个“他”说的是叶大林,一时间胸口又涌动起来那股莫名的气息来,那股气一直哽咽到咽喉,东西忽然有些吃不下去。

    吴承鉴等她缓过来后将剩下的半碗粥喝完,才道:“走吧,跟我去见我阿爹。”

    走到外头院子里,小厮们跑过来伺候,吴承鉴瞥见人群里的昌仔,叫过来道:“小子,本事不错。你叫什么?”

    昌仔结结巴巴道:“昌……昌仔。”

    “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吴承鉴对吴七道:“回头请个医生,看看能不能把他的结巴给治了,如果治不好,你们以后也不能笑话他。”

    昌仔听得愣住了,叶有鱼心道:“他对待身边的人,都是这般贴心的好么?”昌仔连忙说:“昨晚,七七七哥,已经,交代过了。谢谢,昊官。”

    吴承鉴看了吴七一眼,笑了笑,拉着叶有鱼就直朝颐养堂来,出发前对她说:“我阿爹平时不管宅里行里的事情了。行里的事情都是我说了算,宅里的事情如今是我大嫂做主。待会见了面你听大嫂怎么说,她安排哪些事给你管,你就接过来管着。”

    叶有鱼道:“好。”

    他们起床后春蕊就让人往这边报过消息,所以吴国英和蔡巧珠都在那里等着了。

    吴老太太已经去世,给吴国英敬茶时,吴国英喝茶后欣然道:“细家嫂,你婆婆不在了,以后居家过日子,若有什么不习惯的,可以跟你大嫂说,也可以来跟我说。你进了我吴家的门,往后就是我吴家的顶梁柱,日天居那边你要帮昊官撑持着。两口子过日子,应该和和美美,但若昊官有委屈你的地方,你随时来跟我讲,我来替你做主。”

    叶有鱼听了这话,只觉得一股暖意窜遍全身,从小到大,可从没一个男性长者对自己说过这般暖心的言语,一时之间眼眶竟有些发热,忙道:“多谢老爷,昊官……他对新妇很好。”

    吴国英点头一笑,给她封了个厚厚的红包。

    吴承鉴又带着叶有鱼到蔡巧珠身边来,道:“叫大嫂。”

    吴老太太不在了,正所谓长嫂如母,叶有鱼叫了大嫂,也敬了茶,心道:“这位就是西关闺门有名的吴大少奶奶了,虽然昊官那般说,却不知是否真的好相处。”

    蔡巧珠上下打量一番,笑道:“怪不得昊官别人不要,指定着要娶你,果然标致得很。”

    说着封了个红包过来,道:“吃过午饭,我就要回西关照顾昊官他大哥,吴家园这边就先交给你了。这园子一切草创,你要好好把规矩立起来。有不懂的,可以问春蕊,春蕊拿不定主意的,就让人过珠江问我。公公不能太劳神,昊官要忙外头的事情,家里的琐事他从来不掺和的。明白了吗?”

    叶有鱼不慌不忙地答应道:“是,听大嫂的。”

    吴承鉴懒洋洋道:“大嫂,这大好的日子,说这些麻烦事做什么。”

    吴国英骂道:“这是什么话!一大家子的人,自然要先立规矩,规矩之下才得自在。大家嫂的话才是正理。”又对叶有鱼道:“细家嫂,这事你要听大家嫂的,昊官散漫惯了,但你可得帮他把门户给立起来。”

    叶有鱼连忙应道:“是。”

    当下一家人就坐着说会闲话,不久便已到中午,光儿和吴承构夫妇也都来了,光儿与吴承鉴亲近,便也过来蹭着叶有鱼讨礼物,叶有鱼没准备,却不防吴承鉴悄悄塞了个东西在她手里,她就拿出来,给了光儿,光儿欢天喜地叫了声“谢谢三婶,三婶真好!”便拿着那玩意儿玩了起来。

    吴承构那边也来见礼,刘氏对着叶有鱼,客气中带着拘谨。

    一家子围在一起吃了午饭,叶有鱼少说多听,一餐饭吃下来,便也对这个家里头众人的脾性地位都摸了个七八分,心里想:“若往后都能如今日这般和气,这日子倒也好过。”

    吃完午饭,蔡巧珠果然就回西关大宅去了,吴国英道:“河南这里虽然好,就是空得慌,过两天我也回西关那边去。”他身子骨不佳,所以不能太过频繁地来回折腾。

    吴承鉴笑道:“那这么大一个园子,就都给我和有鱼两个住了?”

    叶有鱼听他把“我和有鱼”四个字说的无比顺溜,不由得瞧了他一眼。

    就听吴国英道:“你们俩赶紧生多几个孩子,这里不就热闹了?”

    吴承鉴哈哈大笑,叶有鱼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就被吴承鉴拉着出了颐养堂。

    才回日天居,刘大掌柜已经欧家富等大掌柜带着在那里等着了。

    吴承鉴见着他们就没好脸色:“我昨晚才成亲,你们就能放我几天假么?”

    刘大掌柜道:“本来也不想这么早来扰昊官的兴致,但三少奶过门,嫁妆也正式过来了。怎么交接,还请昊官给个章程。”

    吴承鉴道:“按照之前商议好的办不就行了?”

    欧家富道:“本来是要这样,但今天我们召了那几个掌柜来见,他们却说要三少奶给句话。”

    吴承鉴有些吃惊,微一沉吟,道:“你们等等。我跟三少奶说两句话。”带了叶有鱼到一边来说:“过门前,叶大林让你见过那些掌柜?”他因为叶有鱼的伤,言语间就变得对叶大林不客气。

    叶有鱼道:“见过。就在昨天。”

    吴承鉴道:“我这岳父这是怎么回事,一边踢得你两次吐血,一边竟然还给你交权。这不对啊,后面这桩不合他的性格。”

    叶有鱼想了想,料来这事欺瞒不过吴承鉴,便直说了:“我逼着他的。”

    “啊?”

    叶有鱼便将昨日自己如何趁势逼叶大林让步交权的事情说了。

    吴承鉴听得哈哈大笑,道:“我还想着怎么给你出气呢,现在看来……嗯嗯,如果有机会还是要再出一出……嗯,哈哈。你这条精明狡猾的鱼儿,幸亏把你捉到家里来放着了,要是在外头我可怎么放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