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山根: 第二百七十三章 倒下

第二百七十三章 倒下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山根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王满堂家的在大门口喊话之后,听到屋里王柱子回应的声音,没有到屋子里去,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回走,不满的说着,“真是够烦人的,一次次的,闺女在深圳混 那么好,就不能给家里按部电话吗?”

    王柱子来不及跟王满堂婆娘打招呼,披着个外套着急忙慌的往外跑,王满堂家的撇了一眼王柱子,嘴里不停的嘟囔着,“看把你着急的,人家春霞往家里打电话,你着急成这个样子干什么?”

    王柱子跑的急,后面王满堂家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见。

    “喂,春霞···”二三十米的距离,王柱子一口气跑了过来,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二伯,我是春霞啊,我爹呢?”电话里传出李春霞的声音。

    “春霞,你爹这不还没有回来吗,我刚刚到你家门口,碰巧你满堂家婶子过来招呼你爹,说你打来电话了,这不,我就过来了。”王柱子紧张的握着电话线,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说了句谎话心跳不止。

    “正好,二叔,蕙兰也在我身边,有件事蕙兰要跟您说呢,我让蕙兰跟您说啊。”听到春霞说蕙兰要跟自己说话,王柱子紧紧的把听筒贴在耳朵边上。

    “爹···”

    听到电话里传出闺女蕙兰的声音,王柱子激动的一颗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爹,你身体好吧,我娘挺好的吧。”前一阵子蕙兰给家里打电话到时候,王柱子跟蕙兰说过,从医院里给蕙兰娘拿了一些药之后,蕙兰娘的精神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都好,都好,不要惦记家里,都挺好的。”王柱子连声说着。

    “爹,跟您商量一下,我和杜哥准备下个月十一结婚,还有,我春霞姐和小兵哥下个月十一也结婚,我们准备一起操办一下, 您看看到时候跟娘还有李叔一块来吧?”

    听到蕙兰说下个月要结婚,王柱子惊喜的张着嘴,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等王柱子缓过神来,攥着电话,对着电话连声说着,“好好,好,我跟你李叔好好商议一下这件事情啊。”

    “蕙兰啊,你跟春霞好好商议商议下怎操办啊,我跟你李叔合计合计。”放下电话的王柱子,兴奋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放自己的两只手,不停的搓着两只粗糙的大手。

    “吆吆吆,王柱子,你家这是飞出了金凤凰了,人家都说是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你看看你家的蕙兰,自从跟着春霞到深圳之后,直接麻雀变成凤凰了,上次蕙兰还带着一个小青年回到了家里,看样子深圳真是一个好地方啊,你和你家的疯婆娘要跟着闺女沾光了。”王满堂家的将身上的衣服放到炕上,羡慕的 跟着王柱子说着。

    “哪里啊,哪里啊,不过是跟着人家干活,这不,闺女刚刚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到时候都来家里喝喜酒啊。”王柱子高兴的搓着手,一直坐在炕头上喝着水的王满堂,听到王柱子的话,兴奋的一下子从炕头上跳了下来。

    “柱子,你刚才说,蕙兰要结婚了?”王满堂拖拉着鞋子,走到了王柱子的面前,盯着面前兴奋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王柱子。

    “是的,是的呢,我家蕙兰要结婚了。”王柱子搓着手,嘴角微微颤抖着。

    王柱子怎么能不激动呢?

    村里那一群闲来无事,以嚼舌头为乐打发时时间的妇女们,把蕙兰当作了取笑的对象,经常聚在一起谈论蕙兰的事情,在这群长舌头妇女的描述下,蕙兰成了他们嘴里不知廉耻,拿着自己的身体供别人玩乐的对象,加上王柱子老实木讷,根本就不敢跟村里的这群婆娘们还嘴,看着王柱子低着头从街上走过的时候,几个闲出精神病的老婆子,冲着王柱子,用讥讽的语气询问着:“蕙兰他 爹,你家蕙兰找到对象了吗?”

    每每此时,王柱子恨不得面前能有一条地缝,自己能一下子跳进去,省的遭受这些婆娘的羞辱。

    王柱子只能重重的垂下头,加快脚步匆匆离去,任凭背后这群无事可做的婆娘们,传来肆无忌惮的讥笑声。

    跟着春霞到了深圳的蕙兰,不仅仅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还找到了一位丝毫不计较蕙兰的过去,真心实意对蕙兰好的对象,并且这个对象还经营着一家生意非常好的美发屋。

    上次小杜和蕙兰回家的时候,那位自称叫做杜威的年轻人,不仅丝毫不嫌弃家里又脏又破的情况,反而安慰着王柱子,劝说两位老人,跟着蕙兰一起到深圳去生活,这样一家人就在一起了。

    王柱子从来没有想到过,老了来了,竟然跟着闺女沾光了。孩子们在外面打拼不容易,自己去了之后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了,自己一辈子生活在庙底村,到外面去肯定也不习惯,所以任凭小杜和蕙兰再三劝慰自己的, 王柱子还是摇头拒绝了。

    让孩子们趁着年轻使劲闯荡吧,自己身体现在还行,在家里种着几分薄地,照顾着蕙兰娘,就不去给孩子们添麻烦了。

    王柱子站在王满堂家的电话旁边,乐不可支的跟王满堂说着话,正说话间,王柱子一拍脑袋,变着脸色就往外跑。

    “王柱子,你是不是被你家的傻婆娘带傻了?怎么现在也变得神经病一样?话都没有说完就往外跑,你是饭糊了还是饺子烂了?”看着往外跑的王柱子,王满堂冲着王柱子的身影喊了一声。

    “刚刚顾着高兴了,忘了,李建国在家病着呢,如果春霞打来电话,就跟春霞说李建国还在地里忙乎着没有回来,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听王满堂在身后吆喝着,王柱子边跑边跟王满堂解释着。

    真是的,王柱子的心里懊悔不已。

    刚刚接到蕙兰的电话,一时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忘记了李建国此时正躺在炕上病着呢,在这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李建国不知道成啥样了呢。

    王柱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到了李建国家,灶台底下烧水放的木棍已经烧完了,灶台边冒出一股股呛人的柴烟的味道,家里静的厉害,除了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息声,屋里寂静的像是没有人一样。

    “建国,李建国?”王柱子大声吆喝着。

    屋里寂静一片,没有回话的声音。

    王柱子着急了,一边大声吆喝着,一边摸索着炕边上的电灯绳,可是一着急,拉电灯绳子时候,用力太大了,一把把电灯绳扯断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左右了,山村的夜格外的黑,屋子里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尽管王柱子怎么吆喝,也没有听见李建国一声回应。

    王柱子浑身冒出一身的冷汗,自己光顾着在王满堂家里乐呵了,难不成李建国出了什么事情?

    着急的王柱子,一下子慌了神,找不到李建国,家里的灯又打不开,王柱子慌忙跑出门去,连门也顾上关,慌慌张张的往王满堂家跑去。

    刚刚走出院子的王柱子,佝偻着身子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着,拼劲全身的力气呼喊着,“不得了,快来人啊,要出人命了,快来人啊,李建国不行了,李建国要死了···”

    李建国家的新房子位于王满堂家的砖瓦房的前边,整个庙底村现在只有这两处砖瓦房,大部分的村民都还居住在窑洞里。秋季是农村最忙碌的季节,忙乎了一天的人们,吃完简陋的晚饭后,忙不迭的躺在炕上舒展一下酸疼的腰身。

    任凭王柱子喊破嗓子,窑洞里的村民是听不见的,实在是距离李建国家太远了,而王满堂一家已经关上大门,打开电视,正在观看着当时风靡大陆的台湾电视剧,《星星知我心》。

    王柱子着急的往奔跑,二三十米的距离好像是二三十公里一样,怎么也跑不到王满堂的家里,一是天黑的厉害,二是柱子心里害怕,劳累了一天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拖不动。

    着急往前奔跑的王柱子,只想着快点到王满堂家里报信,没有提防路上有一块大石头,猝不及防被大石头挡住了往前奔跑的脚步,只听“哎吆!”一声,王柱子整个人被石头绊倒在地,顺着斜坡,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庙底村是一个在半山坳的村庄,从李建国家到王满堂的这条小路,还是修建房子之后,为了走路方便,李建国自己推了些黄土,铺成的一条简易的羊肠小道,这条小路旁边,是地势比较陡峭的斜坡,每逢刮下雨和下雪结冰的日子,走这里的时候都得格外小心,一不留神就会掉到旁边的沟里去。

    王柱子不知道顺着斜坡滚了多久,终于被一棵树挡住了,浑身像是散了架子的王柱子,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两条腿疼的根本就伸不直,两只手也是火辣辣的疼,右手在左手疼痛的位置摸了一把,只觉的一些液体样的东西流了出来。

    “老天爷来,这是流血了?”王柱子在黑夜里瞪着一双干涩的眼睛,差点哭了出来。

    “老天爷来,我的腿这是要断了?怎么就是站不起来了?”想着李建国现在还生死未卜,自己又顺着陡坡掉了沟里了,王柱子一时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有人吗,有人吗?救命啊,救命啊!”王柱子试探着往上爬着,大声的呼喊着。

    王柱子啊王柱子 ,你真是不争气啊,刚刚得到蕙兰的好消息,你就一下子掉了沟里了,这还想着到深圳参加闺女蕙兰的婚礼去呢,要是腿真的断了,可怎么去呢?

    王柱子费劲的把着斜坡上的青草,使劲的往上爬着,可是两条腿实在是太疼了,每爬一步,好像两条腿的骨头都在相互撞击着,王柱子知道,必须得找到人,否则自己说不定真的就在这荒郊野外完蛋了。

    况且,屋子里的李建国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