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88必发官方 ->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第一一九章 想你想你想你

第一一九章 想你想你想你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最新章节        下一章

    华盈寒只能用夜里的时间抄写经文,白天则奉命围着两个孩子转。她起初没有刻意留心过,但是两个孩子的性子有着天壤之别,让人不想留意都不行。

    同样是姜家子孙,姜衍开朗活泼,而姜蒙无论什么时候都十分规矩,给什么吃什么,太皇太后说话,他只知点头,不会顶嘴,更不会说自己想要什么……与其说是规矩,倒不如说是拘泥,一种类似做客的拘泥。

    两个孩子蹲在庭院里堆着雪人,姜蒙把一根树枝插到了雪人的头上。

    姜衍将树枝拔下,插到雪人身体一侧,“这是手,不该放这儿,这个应该放这儿。”

    姜蒙有些委屈地埋低了头。

    华盈寒瞧见之后,另拾一根枯枝,将之掰断,只留下一小截插回刚才那个地方,“世子你瞧。”

    姜蒙抬起头,发现雪人多了个鼻子,咧嘴笑了起来。

    宫里多的是见风使舵的人,纵然太皇太后没有厚此薄彼,可宫里的奴才已经将两个小孩儿分了高下。姜衍毕竟是姜屿的亲侄子,而姜蒙如今除了一个世子的身份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姜蒙不与人亲近,而是平日里没几个人愿意与他亲近,他的胆子很小,和姜衍堆雪人时也只默默地往雪人身上添着碎雪。

    姜衍给雪人添上双手,站起来,拍了拍自己手上的冰碴子。

    “陛下累了吗,累了就过来歇会儿。”

    姜衍跑到华盈寒跟前,倚靠着华盈寒歇气,只觉小肚子老是咕噜咕噜的叫,可是祖母从不许他吃零嘴儿,这让他很是想念伯父……伯父那儿的糕点。

    他望着天上的云朵,小脑袋瓜里乍现灵光,他牵过华盈寒的耳朵,凑近了问:“寒姑姑,你有没有想伯父呀?”

    “……”

    华盈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这个词通常用在亲人朋友身上,她和姜屿之间算什么?

    姜衍晃了晃她的手,皱着小眉,“寒姑姑,你怎么能不想伯父呢,你要是不想伯父的话,朕会很伤心的。”

    小魔王边说边做着揩眼泪的姿势,摆出一副要哭闹的样子。

    太皇太后对她的成见还有没打消,小魔王一哭,太皇太后定得以为是她欺负了小魔王,不是雪上加霜吗?

    华盈寒没辙,只得妥协:“好好好,想想想。”

    姜衍掰起小指头数了数,一二三。

    一个时辰后,姜屿的书房。

    一个小身影蹦蹦跳跳地进来,踮起脚扒到书案上,托着小腮帮子,眨巴着眼睛,望着书案后提笔疾书的人。

    他的目光很快落到了他伯父手边的茶点上,今日的茶点十分精致,有白的有绿的,馋得他刚吃过饭的小肚子又打起了鼓。

    “伯父……”

    “阿衍,这个时辰你刚用过晚膳,不许再吃了。”

    “伯父你想寒姑姑吗?”

    姜屿抬眼瞥了瞥姜衍,不言一字。

    “那你想知道姑姑想不想你吗?”

    姜屿手中的笔顿了顿,思量片刻之后,放下笔,伸手取了块糕点给姜衍。

    “寒姑姑说她想你。”

    “当真?”

    姜衍三两下就咽了整块绿豆糕,还在蹦蹦跳跳,伸长了脖子望着那盘茶点,舔了舔小嘴唇,呢喃:“寒姑姑她说她想你想你想你,说了三遍呢!”

    姜屿瞥着他,将信将疑。

    姜衍晃着小脑袋,饶有道理地讲:“君无戏言嘛!”

    姜屿方才又拿了块糕点给姜衍。

    姜衍吃完之后抹了抹小嘴,双手扒着书案,把小下巴搁在手上,悄咪咪地问:“伯父,你想见寒姑姑吗?”

    姜屿没有作声,继续写着东西。

    姜衍望着盘中剩下四块的茶点,嘟嘴道:“衍儿把寒姑姑带出来给伯父瞧瞧好不好?”

    姜屿还是没有成全那个小馋猫贪吃的心思。

    “你不见她,怎么知道她是瘦了还是胖了,是漂亮了还是丑了,是被人欺负了还是没被欺负,是……”姜衍挠挠小脑袋,“是高了还是矮了?”

    姜屿拖过那盘茶点,推到姜衍面前,一本正经地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嗯嗯。”姜衍连连点头。

    “亥时。”

    “好嘞!”姜衍又揉了揉肚子,苦着脸说,“可是衍儿今日吃多了,回去定会被祖母训斥……”

    “李君酌,送陛下回去。”

    李君酌早已在一旁欲笑不能笑,闻言便拱手听命:“是。”

    小陛下如今越发机灵,竟能把主上和寒姑娘都吃得死死的,叫他们这些大人们自愧不如。

    他带着小陛下离开了主上的书房,小陛下手里端着没吃完的茶点正边走边吃。李君酌不禁好奇,这半大点的孩子懂什么,怎会问起“想不想”这个问题来?

    “陛下怎会想到问寒姑娘想不想王爷?”

    “朕每次说想伯父的时候,伯父都会很高兴,如果寒姑娘说想伯父的话,伯父也会高兴,伯父一高兴,朕就有吃的啦,嘻嘻。”

    “那陛下又什么要让主上去见寒姑娘呢?”

    姜衍噘了噘嘴,“朕想伯父的时候就想见伯父,要是见不到就会很难受,朕不想姑姑难受。”

    李君酌无言以对,又不得不佩服。

    若问主上想不想?主上自是不会说的,但就他连着五日代主上去传话,却在太皇太后那儿吃了五次闭门羹而言,主上心里怕是想之入骨了吧,对寒姑娘的挂念一点都不亚于她失踪的那十日。

    上次她只是渺无踪迹,这次就厉害了,简直是羊入虎口,连他都能笃定寒姑娘碰不上什么好事,主上怎能不担心。

    可困住寒姑娘的偏是主上的母亲,是天底下唯一一个主上不好逆也不能逆的人。

    入夜,华盈寒服侍完太皇太后就寝,回到她在璃秋苑的小屋,也是间不大的屋子,连窗户都没有,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桌上堆满了她这几日来抄的经文。

    她是在军营里长大的,行军打仗时干什么都得快,写军报亦是,十日抄五百卷经书对别人来说是难了些,而她多挤出点时间应当能办到。

    屋里焚着炭火,她将门留了一丝缝隙,不一会儿,门被人推开了,小魔王蹿了进来,跑到她身边,二话不说就开始拖她手中的笔。

    笔被小魔王拖走,墨汁溅得到处都是。

    华盈寒还没来得及擦衣裳上的墨点子,又被小魔王拽住了手腕,“姑姑,快走快走。”

    “这么晚了陛下要带奴婢去哪儿?”

    “姑姑去了就知道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