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88必发官方 ->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293.第二九三章 买来的荣华

293.第二九三章 买来的荣华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最新章节        下一章

    皇后沉了口气,瞥了瞥郑容月,“你跪着干什么,还不退下。”

    郑容月埋下头,越发委屈。

    “母后,盈寒。”谢云祈从外面进来,神色原本平静,看见这儿还有一个人,锁了眉宇,“你怎么在这儿?”

    “参见殿……”郑容月顿了顿,脸上又浮现了笑意,欣然改口,“参见陛下。”

    谢云祈没有理会谁,看着他母后问:“母后,儿臣现在可以下旨了吗?”

    皇后忍俊不禁:“祈儿你急什么,等五日后登基大典一过,你就是大周的新帝,倒时你想下什么旨就能下什么旨。”

    “好。”谢云祈的心里既有丧父的沉重,也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这两种情绪交织在他心里,让他时而凝重,时而又浮躁,只有看见华盈寒的时候,他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盈寒,你一宿没睡,不如你去我那儿休息休息?”

    皇后即道:“祈儿,盈寒歇在昭阳宫像什么话,母后这儿宽敞,就让盈寒歇在母后这儿。”

    郑容月还端着茶盏跪在地上,端得久了,她的手臂有些发酸,不过更酸的是她的心。华盈寒歇在昭阳宫不合适,歇在凤仪殿就合适?这可是正宫之主的寝殿……

    “娘娘的好意盈寒心领了,如今贵妃母子已经伏法,宫中一切太平,盈寒想回家歇息歇息。”华盈寒起身欠了欠,“盈寒先行告退。”

    皇后无奈点了头,看向谢云祈时,脸上添了些愁容。

    谢云祈同样一筹莫展,可即使他当了皇帝,也不忍再像从前一样对她呼来喝去,遂平静地道:“我送送你。”

    “陛下留步,宫里还有很多事需要陛下打理,娘娘也需要陛下陪伴,我一人回去就是。”华盈寒又言,“禁军的冯副都统就在宫外,他随时听后陛下的差遣。”

    “好。”谢云祈应道。

    华盈寒颔首,移步离开了凤仪殿。

    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谢云祈看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

    “盈寒是你的福星,母后也舍不得盈寒走,但是你别心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再不济,如今玉玺也在你手里,你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母后还能不知道?”皇后笑了笑。

    谢云祈听见他母后的安慰,稍稍松了口气,没错,他们当初不就是被圣旨绑在一起的吗?

    郑容月跪在地上,越听越不是滋味,原以为华盈寒走了,谢云祈就能注意到她,没想到华盈寒前脚刚出去,谢云祈的心也不在这儿了,他跟着离开,由始至终都没有瞧过她几眼。

    次日午后。

    华盈寒回府休息了一日,用完午膳才出门。

    外面飘着小雪,函都城本就银装素裹,又逢国丧,街上到处都挂着白花、白灯笼,加之百姓们不得在街上谈笑,让原本热闹的街道变得有些死气沉沉。

    她去到城西客栈的时候李君酌不在,他只留下两个侍卫守着钟太医。

    钟太医仍被绑在一张椅子上,人看上去比之前虚弱憔悴了不少,正耷拉着脑袋睡午觉。

    华盈寒在钟太医面前走了几步。恩怨了了之后,她的心里并没有全然空下来。昨夜她躺在床上,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心中不免疑惑,所以今日找来了客栈。

    不一会儿,钟太医睁开了眼睛。

    华盈寒即问:“你说你是在五年前离开的函都?”

    钟太医睡得有些迷糊,清醒之后才点头,“没错。”

    “可是先帝让你调制毒药是在七年前,那个时候先帝都没让你离开函都,两年后你又为何要躲去祁国?”

    “这……这……”钟太医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

    华盈寒淡淡道:“你连陛下和兵部尚书的秘密都揭了,还有什么人的秘密值得你藏着掖着?”

    钟太医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十分谨慎地问:“我们几时回祁国?”

    “过几日。”

    钟太医闻言,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脸上的惊惶这才慢慢散去。

    “王尚书死了,陛下也不在了,你用不着再怕谁,但说无妨。”

    “陛下驾崩了?那登基是……”

    华盈寒答:“当然是太子殿下。”

    钟太医顿时又惊目圆睁。

    华盈寒见了,不禁好奇:“难道你当初被迫离开大周与太子有关?”

    “不,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离开函都,不然就要我的命!”

    华盈寒追问:“殿下身边的人?谁?”

    “是殿下当年养在外面的女子,姓郑,当初这位郑姑娘有了身孕,皇后娘娘就派我前去照料。”钟太医叹道,“可是这位姑娘福薄,孩子还不到五个月就没了,而且她小产伤了身子,以后都无法再生儿育女。”

    “竟有此事?”华盈寒难以置信,“但她当初不是平安生下了一个女儿?”

    钟太医摇了摇头,“当初她小产后,我就想回宫禀报皇后娘娘,可她和她娘死活不肯让我走,还要挟我,说如果我敢把她小产的事说出去,她就……她就告诉娘娘是我害得她没了孩子,要和我同归于尽!”

    钟太医的语气越来越沉,说到这儿已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若是如此,她后来生下的孩子又是打哪儿来的?”

    “她为了保住荣华,就一直装作孩子还在,生产的时候,有人给她送来了一个婴孩儿,好像是她买来的。据说她原本买的是个男孩儿,结果被人讹了一把,男孩儿变成了女孩儿,她和她娘还骂了好半天。”钟太医又言,“那个时候皇后和太子正在来看孩子的路上,他们来不及调换,只好认下。”

    华盈寒的眉头已经紧拧。

    “幸好是个女孩儿,否则这搅乱皇室血脉的罪名我可担待不起!”

    “那个孩子后来被皇后娘娘接进了宫里?”

    “没错,孩子被抱走后,郑氏就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离开函都。”钟太医叹道,“我自知身上背负的罪孽已经不少,再也不想提着脑袋当什么太医,就拿着银子去了祁国。为了糊口,我在市集的医馆里谋了差事,医馆的主人得知我曾是周国的太医,就瞎打了个招牌出去。”

    华盈寒心里已不止是震惊这么简单……

    小九是郑容月买来的孩子,不是郑容月和谢云祈的女儿,难怪郑容月从来都个没当娘的样子。她当初以为是郑容月年纪的太小,不知道该怎么当个母亲,没想到这其中竟然另有隐情……

    她正默然沉思的时候,李君酌回来了,笑着同她打招呼:“寒姑娘,你来了。”

    华盈寒回过神,神色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

    “周帝突然驾崩,是……”

    “这其中的事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和你们讲,如今一切都结束了。”

    李君酌又问:“那寒姑娘打算几时离开,我好禀报主上,主上说过他会来接寒姑娘。”

    “我还有些事没办完,再过几日就是新帝的继位大典,到时为防出什么乱子,禁军会封锁函都城,我倒是能出城,就是君酌大人你们可能有些麻烦,所以君酌大人不如趁这两日带着钟太医先走一步。”

    李君酌担忧:“可是主上交代过,让我们务必要跟着寒姑娘,护送寒姑娘你平安去大祁。”

    “我办完剩下的事就会离开,不会有什么危险,放心。”华盈寒轻言。

    她又看向钟太医,已然不敢让钟太医继续在大周久留。

    不管小九的身世如何,小九都是她的女儿,她再是觉得郑容月的做法罪无可赦,也不能贸然将真相公之于众,不然会毁了小九现在有的一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