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88必发官方 ->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 第83章 恶魔转世

第83章 恶魔转世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重回初三:乌鸡变凤凰最新章节        下一章

    伤口本就极痛,而江若海又下了死手,更是痛的钻心。

    “姓江的,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

    江衡正是叛逆年纪,剧烈的疼痛轻易挑起他那根燥怒的神经。

    可是话音刚落,江若海的鞭子再次密集的落在他身上。手臂上,脖子上,前胸,腿上……凡是抽到的地方,皮肉火辣辣的瞬间绽开。

    “我凭什么打你?你说我凭什么打你?小王八蛋,我就问你,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晴晴好心给你补习,你却烫伤她!”

    江衡冲过去要夺他爸手里的鞭子,却被江若海一脚踹向膝弯,害他扑通跪在了地上。

    接着劈头盖脸的又是几记鞭子。

    “老江,你疯了!就算衡衡做了错事,你至于把他往死里打吗?”彭燕被暴怒的江若海吓坏了,怕他打死儿子,她拼了命的从他手里夺下了那条鞭子。

    再看仍跪在地上的江衡,已经被打的没了人形。可是,他倔着性子,愣是没哼一声,只是抬起那双充血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江若海。

    江若海没了鞭子,一记耳光抽在他脸上。

    “你够了!”

    彭燕见他还不停手,气极败坏的过来扯他,反被江若海推了个趄趔,跌在地上。

    “彭燕,你就惯着这大少爷吧!迟早把他惯进监狱里!你儿子用滚烫的水故意烫伤向晴晴!人家晴晴强忍了几天,直到伤口感染,高烧住院才告诉我!你说,你儿子是不是恶魔转世?他是不是该打死!”

    彭燕腰磕在书柜上,半天没起来。

    可是江若海的指控她却听的清清楚楚。

    心紧拧着,彭燕看着父子俩那样,眼泪都出来了。

    “老江,就为了一个向晴晴,你就要把儿子打死?你怎么这么狠的心?还是那母女俩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江若海见她还替儿子狡辩,更加火大:“你又胡搅蛮缠是不是?我就问你,你儿子凭什么那样对人家?他如果不是恶魔,他怎么下得去手!”

    “凭什么,你去问向晴晴呀!你连解释都不听儿子说一句,就把他往死里打!那向晴晴可还没过门呢!”

    “他就是不想学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江若海指着彭燕,一副和女人有理说不清的样子,索性不说了,冷冷看了儿子一眼,“江衡,今天晚上,你给我好好反省。什么时候反省清楚了,就去给晴晴和你张阿姨道歉!”

    扔下这句话,江若海转身下了楼。

    他才一走,彭燕就从地上爬起来,扑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儿子。

    “衡衡,你真的烫伤了晴晴?快告诉妈,哪里疼?”彭燕捧着儿子的脸,心疼的直掉眼泪。

    半天,江衡才低头,看了已经哭成泪人一样的母亲一眼。

    他抬手,替她胡乱的蹭了蹭眼泪。

    “妈,我没事。”他说的轻描淡写,可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却又冷又硬。

    只有落在他妈的脸上时,看着那些眼泪,才露出一丝皲裂的痕迹,可转瞬,又不见了。

    原来是向晴晴搞的鬼,他的眸色渐渐沉下去,看来,他低估了那丫头的战斗力。

    够狠!

    *

    周六早上,向晚因为失业的事正沮丧着,本来她还打算利用周末多赚点钱,现在倒好,钱没赚到,反而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所有的不顺,她没跟爸爸道一个字。

    早上,父女俩相携着回家。

    路边的早点摊上有卖煎饼果子的,向晚因为太久没吃,多看了几眼。

    “晚晚,你想吃这个?”向和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情不自禁就去摸口袋里的纸币。

    等向晚反应过来,向和平已经瘸着腿走了过去。

    “给我来一份这个。”

    “来两份,每份都多加一个鸡蛋。”向晚反应过来爸爸要买给她吃时,又给爸爸加了一份,怕他出声反对,还偷偷扯了他一把。

    向和平窘迫的冲女儿使着眼色,向晚只当看不见。

    “爸,一天之计在于晨,吃饱了才好干活。”

    “就是大哥,这是你闺女吧,可真心疼你。”卖煎饼果子的大姐爽朗的附和,顺便多给饼里加了把拌好的土豆丝。

    “对,我女儿前两天还上过电视呢,就在晚间新闻,因为见义勇为。”向和平最喜欢听别人夸向晚,一高兴,忍不住孩子似的炫耀了几句。

    “是吗?就是那个抓歹徒救小女孩的?”

    向和平笑眯眯的应着。

    大姐赶紧给向晚竖大拇指:“哎哟,那可真不了不起!”

    “应该的,应该的。”向晚脸红的快成煮熟的大虾了。

    她爸要不要这么高调啊?那天还碎碎念的要她不要多管闲事,这会儿又成了炫女狂魔了。

    “给,两份一共四块钱。那两个鸡蛋就当阿姨送你的,真是个好孩子。”大姐笑容满面的将热腾腾的煎饼果子递到父女俩手上。

    “谢谢阿姨!”向晚接过煎饼果子,嘴甜的像抹了蜜。

    不过看到爸爸小心翼翼的掏钱付钱时,向晚又后悔昨天不该那么在意尊严,应该把那几十块工钱讨回来的。

    六七十块钱,够她一个月的早饭钱了。

    “晚晚,爸才想起来,咱俩有的吃了,那晴晴和你妈吃什么?”向和平拿着饼正打算吃,突然想起家里的另外两个人。

    张兰还没告诉他向晴晴住院的事,他还以为她们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做饭。

    向晚咬一口煎饼果子,无奈的撇嘴:“爸,她们有手有脚的,说不定比我们吃的还好。”

    “你不知道,你妈爱睡懒觉……”

    “爸,以后多关心一下自己行吗?”向晚再次冷酷的打断向和平,“人家都八点准时上班,她却可以睡个懒觉,想几点去就几点去,您说是谁给她开的绿灯?”

    听出向晚话里有话,向和平脸色一沉:“晚晚,不许胡说八道。那是你妈,她就算再不对,你也不能无中生有,乱编排她……”

    向晚无心戳到了爸爸的痛处,一时沉默了下来。

    真不知道,倘若dna鉴定结果不尽如人意,她该怎么跟爸爸摊牌。

    之前和谐的父女气氛,因为张兰的存在,陷入了僵局。一路上,两人再没多余的话讲,直到回到家接到张兰打来的电话,父女俩才知道向晴晴竟然因为烫伤感染住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