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王爷,妾身不嫁!: 第182章 阿绵,你想婚事定在什么时候?

第182章 阿绵,你想婚事定在什么时候?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王爷,妾身不嫁!最新章节        下一章

    皇后向来都知晓皇贵妃心机深沉,在这吃人的后宫中,心机若不深沉,也没法儿活下来。

    可为了一件事,谋算个十数年,却有些吓人可怕了。

    她暗暗吸了口气,问道:“你可知晓他们手中有多少银子?”

    四皇子有些懵,他们不是在说如何除去皇贵妃之事吗?

    如何忽然问起他们的身家来了,这身家底细最是难查,以他如今的势力,想查只怕是难,“儿臣不知晓。”

    皇后看着自家儿子的蠢样,心中又生出了几分想换人的心思,“有钱能使鬼推磨。

    康家巨富,他们谋算了十多年,手上钱财定不少,我们出手必须快准狠,不然定会被反噬。

    到时候,可就不是我进冷宫,你被拘禁之事,而是我们的性命!”

    四皇子从未想过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我是父皇的儿子,怎么会……怎么会……”丢了性命去?

    皇后深深的看着他,问道:“若你不是呢?

    她手上有那般多的钱财,总能寻到几个要钱不要命的人。

    只要布局严密,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人说不是,便成了。”

    四皇子整个人都傻了,他最大的依仗便是这身上流的血,他是皇帝皇后的嫡子,他生来便尊贵异常,他不敢想,若有人拿他这一身血来说事,会如何。

    皇后见他这副样子,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后果的,“你行事前,需要将事情都想个清楚,再来行动。”

    四皇子呆呆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皇贵妃必须除,她这般歹毒的人,岂知她为了皇位,会做出什么事来?

    皇后没有再此事,只道:“你先出宫去吧。

    之后无论听见什么,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擅自动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贸然对手,只会陷入他们圈套之中。”

    四皇子呆呆的点了点头,便出宫去了,回到府中,他也没有去寻司徒闻,而是回了房间,他躺在床上,看着床顶,忍不住出神。

    若没有皇后的提点,他依照司徒闻的计划去行事,会如何?

    皇宫重重守卫,司徒闻又是他的先生,二人搅和在一起,父皇真的会一点都不怀疑他吗?

    若父皇怀疑他了,不信任他了,他与那皇位,大概也没了多大瓜葛,待到他日,大皇子登基,二皇子三皇子到封地去,他运气好,大概会被囚禁起来,若是运气不好,便是碎尸万段的结局。

    说到底,还是不如皇后想得周到。

    他心中的天平又忍不住往皇后那边倾斜,却不知,客房中的司徒闻早已开出他的心思,他摇头叹了口气,在心中想道:“皇后不愧是皇后,不过一言,便能毁了他的谋算。”

    *

    乔绵在战王府过了一夜,翌日清晨,便穿着男装,与聂箐一起回了庄子去。

    康老太爷与康老夫人见着二人恩爱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战王除就家世与那份心意,到底有哪里好,竟引得他家孙女魂牵梦萦的。

    但人到了家门口,二老也不可能不让他进门。

    入了大门,聂箐便恭恭敬敬的给康老太爷康老夫人行了晚辈礼,“聂箐见过老太爷老夫人。”

    康老太爷却难得的没有立刻去扶他,只是目光淡淡的看向他,问道:“不知王爷是以何等身份行的这礼?”

    聂箐看了乔绵一眼,只见她笑面如花,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方才回康老太爷道:“晚辈是以阿绵未婚夫,您的孙女婿的身份行的这礼,还请老太爷老夫人受下。”

    说着便又拱手弯腰行礼。

    康老太爷康老夫人不避不让,好生受了,才道:“既然王爷认定了我们家阿绵,圣上也赐了婚,王爷也该让媒人新进门,再来与我们说话吧?”

    这般未免失礼了。

    聂箐应是,立刻又道:“婚事已经在筹备了,媒人聘礼,管家也在安排着了,这几天便会上门来。”

    康老夫人淡淡道:“既然这般,王爷也不必急在这一时半刻的,不若过几天再登门来。”

    她这明晃晃的是在赶人。

    乔绵忍不住开口道:“外祖母,聂箐都进门来了,都不能立刻便回去吧?

    总要让他喝口热茶再说。”说着,便让巧儿上茶来,康老太爷康老夫人也没有反对,与聂箐一同吃了一杯茶,等聂箐一告辞,便立刻让张伯送客出门。

    待门一关上,康老夫人便立刻黑了脸,“你们昨天晚上有没有……”

    乔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康老夫人问的是什么,“有没有什么?”

    康老夫人见她这般样子,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看来聂箐是没有对她做什么的,“你一个女孩儿家,这般登一个外男的门,可想过自己的名声?

    又可想过族中的姐妹?

    你可知你的任性若被人发现,会引起多大后果?”

    听说聂箐回来时,乔绵如何能想到那般多,那时候,她身体里每一滴血都再叫嚣着,沸腾着,催促着让她去见聂箐。

    她乖巧的跪在康老夫人面前,愧疚道:“外祖母,孙女知错了。”

    康老太爷见孙女委屈巴巴的样子,便忍不住心软,他看向康老夫人,劝道:“阿绵昨个儿只是太激动罢了,下次定会注意的,你莫要与她计较了。”

    他越是劝,康老夫人便越是生气,“也就是你护着她,护出她这副无法无天的性子来,若真出了什么事,我看你如何后悔去?”

    见康老太爷与康老夫人又吵起来的趋势,乔绵连忙道:“外祖母都是我的错,与外祖父无关,往后若没有您的同意,我定不会单独再去见他。”

    这话,原便是康老夫人的目的,如今听见了,她便也不会再为难康老太爷,与乔绵。

    她淡淡看了乔绵一眼,道:“起来吧,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乔绵见她不生气了,便赖在她的身边道:“无论我像什么样子,都是外祖母的亲孙女儿。”

    自然是像外祖母的样子。

    康老夫人看了这个顽皮的孙女一眼,眼中也满是笑意,“阿绵,你想婚事定在什么时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