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京华烟云: 第1959章 债多不压身

第1959章 债多不压身 88必发娱乐游戏

上一章        京华烟云最新章节        下一章

    颜棋到伦敦第一天,灵儿去接她。

    灵儿开心极了:“棋姐姐,幸好你今天来,明天我要回香港了。今年春假,我和宁安都回去过。”

    颜棋也很开心拥抱了她。

    两人去看了旧时租住的公寓楼。

    颜棋好奇:“宁安呢?”

    “他去玩了,今晚才回来。他听说你今天到,所以立马买了车票回来,要不然他要玩到年底。”灵儿笑道,然后低声和颜棋八卦,“和他的新女朋友。”

    “那个日本女孩子?”

    “哪个?”灵儿愣了愣,旋即笑道,“早换了,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她。”

    颜棋:“”

    范甬之一直跟在他们俩身后,听着颜棋和灵儿叽叽咋咋交头接耳,十分快乐,他心中也充满了温暖。

    虽然今天的伦敦冷极了。

    “他现在和师姐交往。”灵儿说给颜棋听,“是广东人,宁安跟她学说广东话,可有意思了。师姐会做很多好吃的,我也常去吃饭。”

    “那么好?他们要结婚?”

    “结婚?”灵儿摇摇头,“我看宁安的性格,是定不下了的,他女朋友太多了。”

    颜棋:“”

    她记得宁安在新加坡的时候不这样,虽然那时候也有很多小姑娘追求他,他都是置之不理。

    “他离开姑姑和姑父,就彻底疯了。”颜棋笑道。

    灵儿看了眼颜棋:“我倒是觉得,他是受了打击。”

    “什么打击?”颜棋非常好奇。

    灵儿:“”

    范甬之听不下去了。

    他此刻忍不住想,颜棋对他是真好。司宁安那么待她,她一点感受也无,至今糊里糊涂,却独独对他的事很通透。

    他既感动又难过。

    自己怕是要辜负了颜棋。

    范甬之把颜棋和灵儿送到灵儿的公寓之后,对颜棋道:“我先去订好饭店,替你办入住。你随便什么时候去都行。”

    颜棋说好。

    范甬之刚离开不久,司宁安就回来了。

    他风尘仆仆,脸被伦敦的风刮得生疼,头发也被吹乱了。

    一见到颜棋,他立马拥抱了她:“棋姐姐。”

    颜棋觉得他又长高了些,现在跟姑父和开阊、雀舫的身量相似了,身材也结实了,胳膊用力抱住颜棋,颜棋差点被他勒断气。

    “怎么这样快,不是说你晚上到吗?”颜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松开自己。

    司宁安却没有。

    他略微阖眼,感受到了她身上温暖的气息,心头微颤。好半晌,他才道:“我开车回来的,听说你到了。”

    颜棋笑:“快放开,你胳膊怎么这样重?”

    司宁安不放:“棋姐姐,想你了。”

    灵儿看着司宁安,见他颇有点失态的样子,上前拉开了他,笑道:“你真快要把棋姐姐勒死了。去哪里吃饭啊?订好餐厅没有?”

    “还是去吃牛扒。”司宁安道,“棋姐姐喜欢那家。”

    三个人出发。

    司宁安开车,颜棋坐在副驾驶,询问他:“可要叫上你的女朋友?”

    司宁安在颜棋面前,永远温柔:“灵儿又乱说,没有女朋友,就是关系很好的师姐。”

    灵儿啧他:“不要脸,师姐早上在家里穿睡衣,替你做早餐,还敢说不是女朋友?”

    司宁安扔了个面包到后座:“给你吃,别插嘴!小孩子懂什么?”

    灵儿只比司宁安小一岁,因为生活阅历不如他丰富,慢慢的沦落成了个小妹妹似的,再也很难和他做“同龄人”了。

    司宁安学会了抽烟,却避开灵儿,总不在她面前抽,维持他好哥哥的体面。

    “谁要吃你隔夜的面包。”灵儿放在座位上,还想要八卦。

    司宁安不听她说。

    “工作适应吗?”司宁安又问颜棋。

    颜棋道:“挺适应的。对了,你今年回新加坡过年吗?”

    “回。”司宁安道,“阿爸准许了,姆妈也挺想念我的。”

    他问起了新加坡的种种。

    车子很快到了餐厅。

    三个人坐下,点了他们爱吃的,有说有笑。

    司宁安是个现实的人。他早已不是小孩子,颜棋如何待他,他心中一清二楚。这个世上,无能为力的事太多,他也不强求。

    在他看来,颜棋无忧无虑,比什么都重要。

    他早已对她死心,不奢望会有什么结果。

    要不是颜棋待范甬之不同,司宁安可能永远都看不出来自己毫无希望。他看明白之后,也很快就想通了。

    他没有打扰颜棋。

    他们身边很多人,都在保护颜棋的这份天真。

    只是,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情总是不同的,比见到任何人都要高兴。

    “我这次来,是跟范大人去苏格兰看雪。”颜棋道,“你们俩去不去?”

    司宁安神色微黯。

    灵儿道:“我不去了,我要回香港过年的,家里人等着。”

    司宁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旋即觉得一口不够,把一杯都喝完了。

    灵儿有点担心他借酒发疯。

    可司宁安很理智。

    “我也不去了。”他笑道,“怪冷的,雪有什么好看?明天我跟灵儿去香港,送她回去。霍伯伯拜托我照顾灵儿的。”

    “那多谢你!”灵儿轻轻握了下他的手,略微用力。

    既是赞扬他的理性,也是感激他的照拂。

    司宁安冲她笑了下。

    颜棋对这些细微的表情互动揣摩不透,甚至松了口气。因为她很想和范甬之单独去玩,不想带两个小屁孩子。

    三个人吃饭的情绪仍是很好。

    司宁安有说有笑,非常大方,颜棋开心极了。

    饭后,颜棋直接去了饭店下榻,灵儿和司宁安回公寓。

    他们是买下了一套房子,一共三层,灵儿住在三楼,司宁安住在二楼。

    刚回来,楼下电话响个不停。

    女佣是华人,负责给他们俩打扫房子的,告诉司宁安:“少爷,有位小姐打电话给您,已经打了好几个了。”

    司宁安去接。

    灵儿坐在沙发里,听到那边女声又高又锐:“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怎么回去?”

    “搭火车回来。”司宁安口吻平淡。

    “你”女郎气急了,破口大骂,从英文转成了广东话。

    司宁安听了两句,挂断了。

    灵儿笑道:“又一个前女友。”

    司宁安也笑,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债多不压身。”

    “小心得病。”灵儿道。

    司宁安大笑,伸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下:“你哪里听来的话?”

    “医学院的师妹说的。”灵儿道,“就是你上次甩掉的那个,她祝你疾病缠身。”

    司宁安无力扶额。

    灵儿有点累了,上楼去休息,以及收拾行李。

    司宁安顺势往沙发里一躺,随意拉了薄毯搭在身上,睡了起来。壁炉烧得很暖,他的睡颜很安详,好像做了个漫无边际的美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